“云村”上市,资本不相信音乐的力量

当“音乐梦”遇上“资本家”,目前来看,并不美好。

文|鳌头财经 宁晓敏 君平

丁磊热爱音乐,在互联网圈不是一个秘密。

2000年,网易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当丁磊被媒体问及有钱了想做什么的问题时,丁磊给出的回答是做一家唱片公司。

唱片公司没做成,2013年网易云音乐上线了,又过了九年,网易云音乐上市,地点换做了中国香港。12月2日,丁磊和他的AI形象以云敲钟的形式宣布云音乐(09899.HK)在港交所挂牌。

然而资本的反应却并不如音乐那般美好,网易云上市当日便破发,截止发稿前报收197.5港元/股,相较于205港元的发行价下跌了3.66%。

实际上,连年亏损的财报业绩和前景不广阔的社区故事好像没有引起资本的兴趣,网易云音乐相信音乐的力量,资本却不相信?

熬走了虾米,迎来了上市

围绕着版权,在线音乐平台近两年风波不断,市场上也形成了腾讯音乐(TME)、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家头部平台的格局。但在这其中,腾讯音乐娱乐无疑是领头羊,长久以来,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因为版权上的弱势地位,在市场占有率上不及腾讯音乐娱乐

虾米音乐最先退出,今年2月份,虾米音乐正式停止服务,但阿里并未彻底放弃音乐赛道。早在2019年9月份,阿里巴巴BABA和云锋基金就向网易云音乐投资了约7亿美元,这也是网易云音乐上市前的最后一笔融资。

网易云音乐的上市也几经波折,今年5月份,网易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分拆Cloud Village于港交所主板独立上市 ,Cloud Village正是网易云音乐的运营主体。彼时有消息称,网易云音乐最高发行价定为330港元,计划募资70.36亿港元。

在通过港交所的聆讯后,网易云的上市进程在8月份按下了暂停键,直到近期正式上市,发售价定在了205港元,经扣除包销费用及佣金以及就全球发售应付的估计开支后,公司估计从全球发售收取的募集资金净额约为31.24亿港元。

相比于此前70.36亿港元的募资计划,网易云音乐上市募资“打了五折”。招股书显示,其募集的资金40%将用作深耕社区,其中包括丰富多元音乐内容、挖掘及扶持原创音乐人,提升社区活跃度及粘性;40%将用作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10%将用作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10%将用作运营资金及一般用途。

换言之,此次募集的资金大部分用途还是用于讲述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故事。“网易云音乐的打折上市应该是预料到了资本热情不高的结果,不然也不会在开盘前引入网易、索尼和Orbis作为基石投资人认购发行股份,不过这仍改变不了其破发的命运。”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TME连续盈利,云音乐亏损上市

“变现工作处于相对较早的阶段”。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对其商业化进程的缓慢直言不讳。

从财务数据来看,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和49亿元;三年间的净亏损则为20亿元、20亿元和30亿元。三年内网易云音乐营收83亿元,亏损为70亿元。

早先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早已有稳定利润,同一时期内,腾讯音乐娱乐的净利润分别为18.33亿、39.82亿、41.55亿,合计接近100亿元。

在体量方面,网易云音乐更是与腾讯音乐娱乐差距悬殊。今年一季度,腾讯音乐娱乐总营收同比增长24.0%至人民币78.2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9.79亿元。换言之,TME一季度的营收几乎赶上了网易云音乐前三年的总营收。今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娱乐营收78亿元,网易云音乐今年前三季度的总营收仅为51亿元。

实际上,腾讯音乐娱乐今年的股价一路走低,已经从年初的超过20美元/股跌至如今6美元/股左右,能自主盈利腾讯音乐娱乐尚且如此,商业化进程缓慢的网易云音乐破发也不足为奇。尽管如此,腾讯音乐娱乐当前102亿美元的市值也几乎是网易云音乐市值的两倍。

“美股、港股市场的估值体系存在差异,虽然不能单纯的从市值高低去评判优劣,但相比于腾讯音乐娱乐的用户和版权优势,网易云音乐能拿出的牌并不多。”前述分析人士说道。

在线音乐付费率是其中一张牌,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2752万,同比增长超93%,在线音乐付费率达14.9%,高于同期腾讯音乐娱乐的11.2%。但腾讯音乐娱乐同时期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已经超过5000万,二者的基数存在较大差异。

未来如何持续提升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是网易云音乐追赶腾讯音乐娱乐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社区故事好讲,商业故事难言

做一个简单的计算,2752万的用户数,以每个月15元的会员费用带来的年收入为49.5亿元,这还是在不包括阿里88vip以及各种打折的情况下,这样的收入数据很难让网易云音乐在财报上改观。

财务数据难以吸引资本目光,网易云音乐选择将社区作为重要的一张牌。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将社区列为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重要一项。在网易云的音乐社区中,90后群体占据主力用户群。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90后用户渗透率高于行业平均值,而90后群体占在线音乐娱乐市场近50%。

话虽如此,但网易云音乐的月活增长缓慢,2020年底其月活为1.81亿,今年三季度为1.85亿,九个月的时间,其月活只提升了400万。

月活的缓慢提升与网易云音乐付出的代价不相匹配。今年前三个季度,其收入成本为50.89亿元,这一数据是2018年的两倍多。云音乐在招股书中表示,收入成本的提升是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等版权方支付的内容授权费,以及向直播主播及其直播工会支付的分成等费用高企导致的。

换言之,对于社区建设的内容投入换来的用户活跃增长缓慢,这也意味着网易云音乐的社区远未到能成熟变现的时候。

这一点云音乐也有了预料,“虽然用户、营收持续上升,但在可预见的将来(包括截至2021年12月31日)由于对内容、技术、营销活动以及研发进行的持续投资,可能会继续产生毛亏损、净亏损及经营现金净流出。该公司预期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仍会持续亏损。”云音乐在招股书中表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网易云不易
上市即破发,网易云音乐泡沫终于被戳破
丁磊的“领悟”:网易云音乐首日破发,同志仍需努力
开启IPO冲刺之旅,网易云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