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日涨200%的福森药业跌近30%,面临集采降价、原料成本走高双重压力

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福森药业2021年上半年收益及毛利分别约为人民币214.2百万元及人民币118.2百万元,分别较2020年同期减少约13.5%和11%。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双黄连口服液销量减少所致。不仅是集采带来的降价压力,一方面我国“两票制”、“双黄连注射剂限令”等一系列医改政策带来的影响是长效且不可逆的,这些政策性影响给福森药业等双黄连药企的影响有多久仍不能确定。此外,原材料成本的高走也是福森药业业绩承压的另一大因素。

今日(12月7日),福森药业(01652)日内大跌,截至收盘跌29.35%,报1.42港元。业内认为,此次福森药业的又一轮大跌或与目前以湖北省为首的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有关,据悉,福森药业(01652)报出的10ml*10双黄连口服液基准价格为12.6元,面临降价压力。

中报:收益较少由于双黄连口服液销量减少

2020年1月31日,中国科学院网站网站上公布一则“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引爆双黄连市场。福森药业为中国双黄连类感冒药的领先品牌,2020年2月3日,福森药业曾创下日涨幅最高超200%的历史,当日收盘报收8.1港元,涨幅达41.11%,而这也是其目前为止的最高股价,此后其股价一路下跌。

事实上,双黄连口服液并未能火多久,随着市场对双黄连口服液是否具备“预防”肺炎病毒的功效的质疑声不断增加,以及主流媒体刊文不断刊文表示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特别提醒不要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的报道,双黄连口服液抢购的情况基本没有再出现过。福森药业、哈药及太龙等股价也被打回原形。

而在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福森药业2021年上半年收益及毛利分别约为人民币214.2百万元及人民币118.2百万元,分别较2020年同期减少约13.5%和11%。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双黄连口服液销量减少所致,相较于2020年上半年疫情爆发时市场需求急升,2021年同期有所减弱。

面临医改和原料成本走高,业绩承压

今年9月25日,湖北省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管理服务网发布《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公告(第1号)》(以下简称:《公告》),19省中成药带量采购正式开始。这也被业内认为是集采从化药、高值耗材延伸至中成药领域的试点,而由于全国中成药价格的联动性,业内普遍认为,此次省际联盟中成药集采将对全国中成药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此次19省联盟集采,根据产品的功能主治、给药途径和成分划分为银杏叶、丹参、双黄连等17个产品组共76款产品。同产品组药品为临床使用量大、采购金额高、多家企业生产的中成药品进行集采,如双黄连口服液、益心舒胶囊、活血止痛胶囊、银杏叶滴丸、血塞通胶囊、注射用灯盏花素等均在集采名单之内。

对于此次集采,产品的价格降幅仍将是最终决定湖北联盟集采中选与否的关键因素,而根据业内人士分析,福森药业(01652)报出的10ml*10双黄连口服液基准价格为12.6元,面临降价压力。

事实上对于福森药业来说,不仅是集采带来的降价压力,一方面我国“两票制”、“双黄连注射剂限令”等一系列医改政策带来的影响是长效且不可逆的,这些政策性影响给福森药业等双黄连药企的影响有多久仍不能确定。

此外,原材料成本的高走也是福森药业业绩承压的另一大因素,据WIND数据显示,我国金银花批发价由2016年1月底的49.55元/斤,一路走高至2020年2月底的116.25元/斤。

在医药改革逐渐步入深水区、原材料居高不下、行业竞争加剧,福森药业未来业绩要重返高增长,任重而道远。

相关阅读
济川药业重磅产品接连受挫,20亿入局生长激素前景如何
冲刺全球首个治疗复发难治淋巴瘤免疫治疗药物,基石药业择捷美拟递交新适应症上市申请
“富邦系”上位亚太药业,宋汉平打的什么算盘?
10连板后大股东高位套现,龙津药业还能“妖”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