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三星、乔家大院打广告的飞天云动IPO,“元宇宙”成新底牌?

元宇宙概念,需要业绩支撑。

文|野马财经 刘钦文

编辑|李逸明

通过游戏也能财富自由?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头号玩家》中,哈利迪一手打造了一款虚拟游戏——“绿洲”,在游戏中,只要戴上VR设备便能进入虚拟世界,在里面人人都能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这款游戏很快便风靡世界。在哈利迪弥留之际,宣布将巨额财产和游戏“绿洲”的所有权留给第一个闯过三道谜题,找出他在游戏中藏匿彩蛋的人,男主过关斩将,最终成功获得彩蛋,不仅实现财富自由,还在过程中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故事很简单,但其中“虚拟世界”的设定却掀起了大量的讨论,“元宇宙”概念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并被视为“元宇宙”的典型之一。近年来,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爆火,国内的腾讯、阿里、字节等已经纷纷入局“元宇宙”。风口之下,加码“元宇宙”成潮,并迅速席卷至拟上市公司。一家北京掌中飞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掌中飞天”)于近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而在《招股书》中256次提及“元宇宙”,表示自己是中国元宇宙场景应用层(或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的领先供应商。

玩概念,还是来真的?

01 “掌中飞天”更名“飞天云动”,曾跟杜海涛一起做游戏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元宇宙英译为“Metaverse”,其中Meta表示超越,Verse代表宇宙(universe),合起来意为“超越宇宙”。这一词汇源于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尼奥·斯蒂文森1992年撰写的科幻小说《雪崩》,书中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元界,现实世界的人在元界中有一个网络分身,现实人通过VR设备与虚拟人生活在一起。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熟悉的元宇宙可能是2018年上映电影《头号玩家》中描绘的“绿洲”世界,以及去年上映电影《失控玩家》中的“自由城”游戏世界。

“受到疫情的影响,全世界的自由流动被彻底打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云上班、云蹦迪、云干活、云上学等方式,这种以互联网为核心来延续自己日常工作、生活的方式,实际上就是一个最简单的元宇宙。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元宇宙的概念开始由原先的在科幻小说中的概念被逐渐兴起,并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翰表示。

元宇宙可以承载当前互联网行业的许多商业模式,例如“元宇宙+游戏”“元宇宙+教育”“元宇宙+娱乐”等。为此,2021年12月,掌中飞天更名为“飞天云动”,还用起了英文名字Flowing Cloud,并宣布进入“元宇宙”领域。

来源:飞天云动官网

怎么进入?事实上飞天云动一直依靠AR/VR业务发展,而AR/VR业务则是元宇宙C端的重要入口。根据艾瑞咨询资料显示,元宇宙的生态环境由底层技术层、场景应用层、设备层和平台层相互作用而共同构成。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为元宇宙生态系统中的场景应用层,AR/VR是实现及赋能沉浸式元宇宙体验的重要应用,且为元宇宙发展过程中的先决条件和进场壁垒。

艾瑞咨询资料显示,按收入计,飞天云动于中国的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排名第一,于2020年占市场份额的2.3%。亦在中国的AR/VR服务市场中排名第一,于2020年占市场份额的12.6%。

与其说飞天云动在元宇宙领域有所布局,不如说飞天云动在AR/VR领域较为深入。

在元宇宙之前,飞天云动主营手机游戏及其他软件的研发、推广和销售,手机单机游戏为公司产生收入的主要产品,其生产的主要游戏包括《飙车之神》(原名为《3D 极品赛车》)、《爱丽丝仙境消消乐》、《战地枪神》、《划线法师-加强版》、《星际武装》、《翼装飞行》等,主要为休闲益智类、跑酷竞速类、动作射击类单机游戏。

游戏业务还吸引了主持人杜海涛的投资。2017年2月,杜海涛增资56万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10%。随后双方联手开发了休闲赛车手游《涛涛熊极速联盟》,游戏的主角“涛涛熊”正是以杜海涛为原型设计。除此之外,游戏角色还有其他明星形象,包括刘璇、邢傲伟、陈赫、林更新,以及二次元网红阿狸、小恐龙阿贡、一品芝麻狐、张小盒、绿豆蛙等。

此款游戏的亮点便为AR功能,游戏中可通过AR的方式让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打通,抓取专属于用户的游戏角色,获得实物奖品,商家优惠券等。

除此之外,据2017年新三板《招股书》显示,飞天云动还研发出了一款VR游戏《极限飞行者》。《极限飞行者》是一款第一人称视角的飞行类模拟游戏,主打真实体验“高空翼装飞行运动”带来的快感,所谓“翼装飞行”国际称之为飞鼠装滑翔运动,危险系数极高,通过VR的形式带来沉浸感,但需要配备VR硬件设备。

02 从游戏转向AR/VR,前5大客户营收占比达4成

“5G时代下,平台级发展和专注细分领域,是飞天云动未来发展的核心战略定位。未来,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的互动方式一定会深入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当中。”飞天云动董事长汪磊在新华社《中国新三板》栏目访谈中说道。

2017年6月,飞天云动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并于2019年8月份摘牌。在此期间,杜海涛逐步转让了其在飞天云动的股份。到2021年8月20日,杜海涛将手中剩余的约3.84%股权以183.93万元的代价转让给李秀杰。至此,杜海涛彻底退出股东行列。

而飞天云动也从游戏业务逐步转向了AR/VR内容及服务业务。凭借技术和媒体资源优势,飞天云动主要为客户提供包括制定AR/VR服务计划、设计AR/VR互动内容、投放AR/VR互动内容、收集、监测及优化数据及反馈等一站式AR/VR服务,从而实现客户的业务目标,增加品牌曝光度和提升品牌知名度。

例如为房地产企业全景拍摄,进行VR房屋带看;利用VR技术,线上复刻博物馆、艺术展览馆、科技展览馆等,进行线上游览;开展AR互动游戏、VR全景店铺、360度商品展示,结合实物、优惠券、积分等多种奖励方式,助力电商零售行业提升销售转化;在餐厅内,协助商家制作AR虚拟形象/吉祥物、LOGO在桌面显示,兑换打折卡、实物奖励、赠送餐品等,增加用户存留,提升营销效果。

来源:飞天云动官网

除此之外,飞天云动还包括IP业务,以上业务的加持下,2018年至2021上半年,飞天云动分别录得营收1.64亿元、2.51亿元、3.39亿元和2.78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4709.7万元、4187.9万元、6160.9万元和5307.9万元。

从5G、AR/VR到元宇宙,飞天云动虽声称自2017年便进行了战略转型,将重心从游戏开发及游戏相关业务转移至AR/VR服务,但其客户数量依然较少,且占营收比重较高。

目前飞天云动主要的业务包括AR/VR服务、AR/VR内容、AR/VR SaaS、IP业务及其他,截止2020年,其AR/VR服务的客户为23名,共出品57项产品,AR/VR內容的客户数量为21名,产品数量为41个,AR/VR SaaS业务约有800名。

但AR/VR SaaS业务的模式为提供平台,开放一系列在线AR/VR互动内容设计、开发及投放工具,让客户自己生成、发布及利用相关AR/VR的相关内容。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飞天云动AR/VR服务、AR/VR内容及AR/VR SaaS 业务产生的收入为7510万元、1.88亿元、2.65亿元及2.59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5.9%、75.3%、78.5%及93.5%。前五大客户占比约47.4%、46.1%、38.5%及42.1%。同时,其毛利率呈现下降趋势,分别为41.7%、30%、30.9%和30%。

03 客户包括三星、耐克,流量费超过净利润

利用AR/VR打广告,飞天云动接待的客户也都来头不小。

2018年1月,飞天云动1:1还原了一家Nike实体店的虚拟版本,主要用于在虚拟版本内向其销售代理及僱员展示陈列和布局,以此降低培训成本。

同年9月,还为山西省旅游景点乔家大院打造了VR全景展示项目。通过VR技术还原其真实环境,用户通过佩戴VR设备,即可360度观摩景点,让人足不出户即可体验文旅景点。

2021年6月,飞天云动还为三星在京东开设VR云店,VR云店能够使用户在手机上以更立体、三维的形式查看三星产品,例如想要购买三星电视的用户,可以360度查看产品细节,也可进行壁挂、摆放查看与房屋整体的协同效果,以此方式来提升产品销量。

在微信公众号中,掌中飞天也称自己是“智慧营销服务商”。

而为了保证营销效果,飞天云动需要持续购买广告流量,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飞天云动用于获取广告流量的预付款项金额逐步上升,分别为430万元、4470万元、8590万元及7890万元。

相较之下,飞天云动在研发上的投入分别为758万元、1142.5万元、1504.6万元和901.2万元,分别占当期收入的4.6%、4.6%、4.4%及3.2%。截止2021年6月30日,研发人员为46名,占总雇员的36.8%,总员工数量为125名。

飞天云动在《招股书》中经常提到的元宇宙,已经成为大量公司追逐的“风口”。《中国元宇宙商标申请企业画像报告(2021年)》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已有1692家公司,申请了1.14万个元宇宙商标,99.9%的“元宇宙”商标均于2021年注册申请。其中,文娱企业占据半壁江山,包括游戏、影视传媒、直播、数字出版、MCN企业等。关于未来,飞天云动表示,已开始建造自身的元宇宙平台。飞天云动官网显示,目前已拥有开发者界面,可自由创造属于用户的产品。

来源:飞天云动官网

不过,对于企业加码元宇宙,行业观点也并非一味看好。

“对于‘元宇宙’概念企业来讲,资本本身具备杠杆属性,杠杆具有双刃剑,资本和实业形成补益和良好互动,更多的市场和资本关注能够帮助‘元宇宙’概念企业赋能,使其发展呈现出业务规模、经营利润和资本能力三升局面。但没有业绩支撑的公司,炒作元宇宙概念和资本关注,可能会拉伤了自己,现实发展没有朝他们想要的方向发展,甚至给实控人或股东增加负担,而且可能会带来更大拖累。”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

你对元宇宙的理解是怎样的?如何看待现在许多公司纷纷加码元宇宙?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谁在为元宇宙窒息?
Facebook 对元宇宙做了什么?
元宇宙“妖股”频出,哪些公司真受益?
解密被“神话”的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