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次因跨界并购遭问询 吉翔股份又欲踏足锂电池新领域

对于以钼业和影视为双主营的吉翔股份来说,此次收购又是一次跨界。

文|投资者网 陈思瀛

谋求多元化经营的锦州吉翔钼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翔股份”,603399.SH)再添新业务。

1月6日,吉翔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以4.8亿元现金收购关联方宁波永杉锂业有限公司(下称“宁波永杉”)所持湖南永杉锂业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永杉”)100%的股权。同时,吉翔股份与宁波永杉控股股东杉杉股份(600884.SH)为关联法人,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本次交易标的湖南永杉,其主要业务为锂离子电池材料的生产、销售。对于以钼业和影视为双主营的吉翔股份来说,此次收购又是一次跨界。吉翔股份发出公告当晚便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对本次交易的合理性等作出说明。

4.8亿收购未成熟锂企

近年来,资本市场对于锂电池相关企业一直颇为敏感。吉翔股份拟以4.8亿元收购湖南永杉的消息,带动了公司股价在今年1月7日、10日、11日和12日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截至1月19日,吉翔股份收盘价为10.48元/股,滚动市盈率为负值,总市值为53亿元。

吉翔股份近三个月股价走势(元/股)

1.png(数据来源:Wind)

吉翔股份为钼金属的生产加工企业,实行钼产品业务和影视业务双主业发展模式。但此次收购标的湖南永杉所涉及的锂业与吉翔股份原先的钼产品业务和影视业务并无关联。根据公司公告,杉杉股份此次出售的标的湖南永杉主要生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等产品,在产业链中属于锂电池正极材料的原材料之一,下游应用领域主要包括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等。

1月6日吉翔股份公告当晚,上交所对其收购案细节进行了详细问询,要求吉翔股份说明本次从关联方收购标的资产是否与公司现有业务具有协同效应。同时公司需要解释,是否具备相应能力和条件实现对标的资产的有效经营和管控,以及本次交易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吉翔股份主营产品占比情况

2.jpg

(数据来源:公司2021年中期报告,Wind整理)

对于相关问询内容,吉翔股份于1月14日回复称,公司主营业务以钼产品业务为主,在小金属领域深耕多年,从生产加工、供应链网络到经营销售均具有成熟的管理经验,可以实现对标的公司的有效经营和管控。在业务协同效应方面,公司原有冶炼业务与湖南永杉均属于矿产加工行业。公司在该领域具有丰富的行业经验,与湖南永杉具有较强的产业协同性。

根据吉翔股份的回复公告,2021年,湖南永杉仍处于在建状态,尚未形成完全的生产加工能力。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湖南永杉全年营业收入仅152.21万元,净亏损488.97万元;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也只有2747.01万元,净利润631.4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湖南永杉与深圳盛新锂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约定销售4494.5吨锂辉石。该项业务是湖南永杉2021年1-9月净利润的主要来源。但是随后公司解释称,该项目具有一定偶发性。湖南永杉未来的核心业务是电池级氢氧化锂及电池级碳酸锂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不会以销售锂辉石业务为主。由此可知,湖南永杉的核心业务尚不具备完全的生产经营能力,倘若无此类偶发事件,公司或许无法保障维持盈利的情况。《投资者网》就相关生产经营问题联系吉翔股份,尚未收到回复。

屡次跨界并购频遭问询

除了新能源领域,吉翔股份还曾跨界影视、无人机等领域。

吉翔股份(603399)原名锦州新华龙钼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龙”),原是一家钼业企业,主营业务为钼炉料、钼化工、钼金属等钼系列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业务,具有焙烧、冶炼、钼化工、钼金属深加工一体化的生产能力,产品主要包括焙烧钼精矿、钼铁、钼酸铵、高纯氧化钼、钼粉、钼板、钼棒、钼顶头等。

吉翔股份自2012年至2021年三季报净利润表现(亿元)

3.png

(数据来源:Wind整理)

2012年上市以后,新华龙业绩开始下滑,2015年甚至出现了大幅亏损超4亿元,面对惨淡的经营业绩和萎靡的股价,公司开始着手寻求股权转让。2016年,杉杉股份入股新华龙,正式开启公司的跨界之路。

2016年11月,新华龙以零对价收购了北京吉翔影坊影视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司主营业务变为双导向——钼业和影视行业。2017年,宁波炬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宁波炬泰”)股东之一的李云卿出任新华龙董事长。宁波炬泰是杉杉股份于2016年2月成立的投资公司,专门负责这次资本运作。至此,杉杉股份正式入驻新华龙。2018年1月份,新华龙正式更名为吉翔股份。

随着影视业务的注入,更名后的吉翔股份经营业绩有所好转。2017年-2018年,吉翔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99亿元、3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5亿元、1.9亿元。在此期间,吉翔股份出品了《大明风华》、《动物世界》等影视作品。

但好景不长,2018年6月份,随着“范冰冰事件”爆发,国家开始严查明星偷税漏税,明星“阴阳合同”事件席卷整个娱乐圈,整体影视行业步入“寒冬”。2019年吉翔股份不但营收增速下滑23.47%,净利润更是亏损2.28亿元。

于是,吉翔股份又打算收购,此次目标定位在无人机领域。2020年3月,吉翔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24亿元收购中天引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该公司主营业务包括无人机、无人车及机器人等。此次收购同样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吉翔股份披露短期内频繁调整业务发展方向的原因。

不过,此次收购并不顺利,于2020年10月宣告终止。吉翔股份称“由于本次重组历时较长,外部市场环境发生一定变化,加之新冠疫情的影响,宏观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压力加大,交易双方始终无法就本次重组方案的调整达成一致,公司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交易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与风险,因此决定终止此次重组。”同时,吉翔股份并未摆脱亏损境地。2020年,吉翔股份净利润继2019年后连续第二年亏损,亏损额扩大为2.64亿元。

2021年3月,吉翔股份再次抛出了跨界收购公告,拟收购厦门多想互动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83.12%的股权,后者主要从事营销服务。吉翔股份公告称想要通过此次收购向整合营销传播服务领域进行延伸。此次交易同样被交易所问询,不过这笔交易因双方就核心条款未能达成一致而终止。

跨界并购风险与收益并存。多元业务经营和专注主业,一直都被看作企业经营的方向竞争。对于跨境并购的成败,经济学家杨小凯表示,在超边际分析里阐述两种模式的区别,跨界并购的最大难点就是“学习”费用。行业与行业间,无论是人员管理还是经营模式都是各不相同的。如果从来不会打地基,就想去建房子,最终成品很难牢靠。

由此来看,吉翔股份此次收购湖南永杉仍存在不确定性,后续进展还有待观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71岁再出山,王石盯上了港交所SPAC
美的将收购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剩余股份,后者2021年前三季营收23.6亿欧元
帝科股份12亿蹊跷并购:交易绕了一道弯,业绩对赌形同虚设,带来巨额商誉隐患
主业不振谋转型,鸿博股份调低估值、业绩承诺二次尝试收购盈转亏的扫地机器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