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拒绝物化爱情

一场持续了80年的商业营销,被半路杀出的河南人截了胡。

文|立方知造局 孙鹏飞

编辑|唐晓园

今天上元佳节,和昨天的圣瓦伦丁节一样,也与爱情有关。2022年,中西方两个关于爱情的节日连在一起,立方知造局看到两种文化语境下的定义与表达。

天然钻石,成功改变西方心智,成为文化中的爱情象征,并顺利蔓延至全球。

天然钻石中,一颗1克拉H色、净度SI1、切工3EX的圆形钻石属于性价比较高的款式,售价在4-5万元。如果选用一颗1克拉D色、净度VVS1、切工3EX的圆形钻石,你则要准备10-15万元的预算。

国内某钻石销售平台上1克拉D色、净度VVS1、切工3EX天然单钻报价 (单位:人民币) 戴比尔斯们营销的方式很简单:让天然钻石=爱情。钻石只是一块平庸的石头,主要成分碳是地球上富集的元素之一。高企的价格建立在被垄断巨头有意控制的采集量,以及随之产生的稀缺假象上。

30年代以来,钻石与爱情捆绑的营销,通过油墨、菲林、电波和光影组成无形网格,撒向全世界。最早受骗的是接近千万的美国中产。

今天,这场持续了80年的营销,被半路杀出的河南人截了胡,杀手锏——人造钻石。

人造钻石又称培育钻石、合成钻石,物理性质上与天然钻石无异,就如同冰箱里的冰与冬天河水里的冰。

性能相同的人造钻石,零售价只有天然钻石的1/3,正在平价替代天然钻石。这导致,2017年起四年间,全球天然钻石毛坯产量从1.52亿克拉持续下降至1.11亿克拉。

而培育钻石从2018年的144万克拉上甚至2020年的700万克拉,3年间渗透率从1%左右上升至6.3%。

河南是世界人造钻石之都,补给着全球40%的人造钻石产量,并走出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和力量钻石四家A股上市公司,累积形成中国80%人造钻石的产能。

可以说,当你为爱情上头时,是河南的人造钻石,理性地控制了日益消瘦的钱袋,也为如今以价格标榜爱情的世俗化解构正名——爱情是珍贵的,没有任何物品可以代表爱情;钻石是商品,它的价格终将回归理性。

河南,中华大地的心脏,在全球人造钻石产业链上,河南从一无所有,到形成产业巨头、集群,在称霸全球钻石之旅上谱写了一连串“反常识”。 接下来,你会看到:

1、河南生产的“人造钻石”是如何攻下“天然钻石”的市场的?

2、河南没有钻石矿,为什么能成为全球人造钻石的中心?

3、为什么河南人造金刚石企业能快速从工业领域切换到消费级市场?

01 人造的逆袭

一句说烂了的文案“A Diamond Is Forever”(“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从1938年起展开大肆营销。这之前,西方语境中,只有贵族、装模作样的人和黑帮头目才会佩戴钻石。

英国女王权杖上的世界名钻——“大非洲之星” 图源:royal collection trust

先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钻石这么贵,是不是各国的钻石价格一直都差不多贵呢?

答案是否定的。

70年代,一枚钻戒的价格在美国、英国、日本分别对应当地普通员工2个月、1个月、3个月的薪水。

为什么日本的钻石对应的消费水平最高?《欲望之石》一书记录了戴比尔斯工作人员的回答:“日本的钻石定价最高,只是为了试图哄抬价格。”

看起来像是又一场带着西方中心主义的文化入侵。戴比尔斯通过强化西方婚庆仪式,把爱情与钻石绑定,并将这种语义上的习惯,推送至全球。

中国的传统结婚习俗,是“硬通货”黄金——“三金”有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以及再加上金手镯及金脚镯的“五金”。

然而中西方爱情理念交错,悲剧还是发生了:

昨天,我同事克里斯的女友想要一枚bling bling的订婚大钻戒,克里斯回敬一句“钻石是智商税”,并浪漫地大谈黄金首饰保值功能。女友认为克里斯说得很有道理,并把他推出家门,锁了一夜。

克里斯的理智早已拉响警报:

首先,钻石并不稀缺。它由地幔富集的碳粒在上千度高温和高压下压制而成,随后通过火山喷发,进入地表。目前地球中还有多个未被发掘的钻石矿场。

如今,造成大众层面的稀缺印象,是垄断了全球近 65%的天然毛坯钻石产量的钻石四巨头——埃罗莎、戴比尔斯、力拓和佩特拉,刻意采用保守的开采量造成的。

再者,钻石很难保值,基本属于买了就亏了的产品,纪念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新买的钻石放到二手网站上,立马折价50%。

很多人开始怀疑这种昂贵的石头,不想让自己的血汗钱组成珠宝商狂欢的香槟宴。

美国珠宝商甚至不愿透露钻石行业的利润数据,他们有一套“行业黑话”——基石,指一颗钻石的最低定价。《欲望之石》曾记录,钻石的基石价对应着50%毛利率。

钻石原料流通到批发商们手上,他们往往以2倍的进货价卖出普通钻石,那些不常见的黄钻、粉钻、蓝钻的零售价则是进货价的3-4倍。

287.42克拉的Tiffany传奇黄钻 图源:wikimedia

当你了解了天然钻石代表的利益综合体后,你会发现天然钻石价格1/3的人造钻石,简直是资本主义脱水机,垄断财阀粉碎器。

再来看一组数据: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毛河光曾培育了一颗2克拉的人造钻石,拿到了世界三大钻石评级机构之一GIA的估价——20万美元。这颗钻石的制造成本不到5000美元。

也就是说,当时的权威钻石专家也没能分辨出人造钻石与天然钻石的区别。

人造钻石的价格不会卖得像天然钻石这么贵,一颗品相中等的2克拉人造钻石,价格在6-8万元人民币之间。妥妥的平价替代。

2015年,慌张的戴比尔斯联合其他6家世界级钻石公司成立钻石生产商协会,推出了新广告语——“真实是稀有的,真实是钻石”。

这就很好笑了,如今的人造钻石与天然钻石在硬度、密度、折光率等物理特性上没有任何区别,就像应季蔬菜与大棚蔬菜一样。

这让GIA很担心,由于肉眼无法判断两种钻石的区别,检测实验室里也会出现人造钻石冒充天然钻石的情况。

完全一致的外观和结构,更低的价格,用脚投票的消费者开始站队人造钻石。

贝恩咨询《2020-2021年全球钻石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2020年,全球天然钻石毛坯的产量分别为1.52亿克拉、1.47亿克拉、1.39亿克拉、1.11亿克拉,产量不断下滑。

尤其是2020年,2020年,钻石毛胚需求滑落至2009年以来的低谷。那年三月,天然成品钻出口均价下跌了33%。

“河南制造”则在这一时期发起猛击。2018年开始,中南钻石、黄河旋风等河南企业陆续实现了3克拉以上人造钻石毛坯的量产。

这下,戴比尔斯也不在乎自己打自己脸了,推出人造钻石品牌Lightbox,将一颗1克拉的人造钻石的零售价压到800美元(5078元人民币)。而一颗同等品质的天然钻石,售价至少上万元人民币。

图源:Lightbox官网

钻石行业也开始接纳人造钻石,2018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发布的珠宝指南中移除了钻石基本定义中的“天然”一词。

目前,业内对人造钻石与天然钻石的认知,是冰箱里的冰与冬天河里的冰,两者对应不同用户群体——不想高价购买钻石的和想用高价钻石显示有钱的。

如今,人造钻石发展的拐点来了。

如果不考虑重大技术突破,2021年至2025年,全球人造钻石毛胚产量年复合增长率为43%,2025年产量将至4604万克拉。

按照中国人均2件钻石饰品,每个饰品用掉1克拉钻石,够2000多万中国人佩戴。

美国是人造钻石的第一大市场,从2017年至2021年11月,渗透率从不到1%飙升至23.5%。

这块市场中40%的份额,属于中国河南。

02 没有钻石矿的河南

河南毗邻陕西和山西,古称“天地之中”。这片16.7万平方公里的中原土地上,聚集着近亿常驻人口,吃苦耐劳,敢闯敢拼。

《平凡的世界》里把河南人比作“中国的吉普赛人”——“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见这些不择生活条件的劳动者。试想,如果出国就像出省一样容易的话,那么全世界也会到处遍布河南人的足迹。他们和吉普赛人不一样。吉普赛人只爱飘泊,不爱劳动。但河南人除过个别不务正业者之外,不论走到哪里,都用自己的劳动技能来换取报酬。”

河南烩面是对这片土地秉性的最佳注解——简单的食材搭配熬炖5个小时的高汤,一碗低调的美味,也是对辛勤劳动的最好回馈。

正是这种特质,让本没有钻石矿资源的河南能与人造钻石深深绑定。这要从1960年说起。

当时冷战铁幕、中国夹在美苏两大国之间,无法打开天然金刚石的购货链接。更糟的是,当时矿产之国刚果正发生着暴乱,封堵了最后一条取货链路。中国的天然金刚石矿场本就稀缺,缺失了被称作“工业牙齿”的金刚石,航空航天、国防领域都陷在掣肘的牢笼中。

中国能做的,注定是一条最艰苦的道路,从0起步技术自研,实现突围。

河南郑州三磨所 图源:三磨所官网

河南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简称“三磨所”)接过这条关乎国家未来的扁担,成为人造金刚石实验、工业生产的主力之一。

1960年,第一机械工业部联合三磨所、通用所、机械院、磨料所、地科院,攻克人造金刚石。课题编号简称为“121”,经费只有30万元。

没有技术资料,研究人员跑遍图书馆,找来100多篇国外文献,形成对人造金刚石、超高压技术的初步认知;没有试验器材,他们只能自造设备,比如62型超高压高温装置因为在组装试验时钢环断裂,无奈报废;甚至生产工艺都需要一步步试,实验装置的润滑材料的配方从猪油、机油、石墨粉一直试到有机溶剂。

就像没人能在拆开盲盒包装前就知道玩偶的形象,他们只能一遍遍实验。1963年12月6日,深夜。北京机械院地下实验室,一群人正等待第32次试验的结果。

合成棒中闪着黄绿色的光,晶体划过玻璃,留下吱吱脆响。中国的第一颗人造钻石诞生于北京。而它的第二故乡,是河南。

当晚,晶体被火速送到河南郑州进行X光检测。4天之后,“发现有D线谱”的译文电波,从郑州射出。

D线谱是钻石(Diamond)的代称,这块在古希腊寓意着不屈不挠的石头,最终给1963年的中国制造业,画下一个圆满句号——中国成为全球第6个具备生产人造金刚石能力的国家。

中国人民不屈的个性,再次从实验室迁移到工厂产线上。实验室中,金刚石的转化率只有1%,每次试验只能得到0.01克拉的人造金刚石。当人造金刚石被冠上工业化、量产的标签,生产设备和工艺仍需持续精进。

1965年,三磨所自研中国第一台铰链式六面顶压机,并形成如今中国金刚石企业的主流合成工艺HTHP(高温高压法),加固了中国人造金刚石产业的技术壁垒。

三磨所第一代人造金刚石研发人员王光祖还记得,那一年,三磨所量产1万克拉人造金刚石,研发团队被授予一份大奖——一碗河南烩面。咸鲜的面汤泛着油花,在那个物质并不宽裕的年代,辛勤能干的河南人欣然接受着这份褒奖。

如今,中国第一台铰链式六面顶压机被镀上铜金色,存放在三磨所园区中。机器底座,刻着“功勋压机”四个金字。这台机器在30年间共计合成金刚石约150万次,如同一座灯塔,矗立在河南人造金刚石的产业道路上。

“压机一响,黄金万两”,往来船只被灯光驱动着,来金刚石圣地郑州三磨厂取经。

清楚了这段中国人造金刚石的突围故事,以及它与河南的渊源,你便了解了河南制造的DNA中,那份闪光、坚硬、不屈不挠的基因。

03 河南人造钻石的成就之路

世界人造钻石看中国,中国人造钻石看河南。这句话的背后,是一组数字,中国产出全球50%人造钻石,其中80%来自河南。

河南由此形成了集合产品研发、大规模生产和销售的中原人造钻石产业集群。

这要从一个河南人造钻石的关键节点讲起——1985年。参与过中国第一颗人造钻石合成的三磨所首代工程师冯金章辞职了。他回到200公里外的家乡商丘市柘城县,创办邵园金刚石厂——河南人造金刚石产业的起点。

尽管韶园金刚石厂在河南制造业地图中只是昙花一现,但那里是河南人造钻石的黄埔军校,部分技术员工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下海创业。

1986年前后,韶园金刚石厂技术员邵大勇离职了,和大多数当地人一样,他选择做入行门槛、技术含量较低的金刚石微粉生意。

这反映出曾经河南金刚石产业链的某个切面:

投入体量小、数量多的金刚石加工中游,做的是小本微利生意,低附加值的加工,具有可替代性。在金刚石产业链中话语权掌握在上游的金刚石原料和下游金刚石砂轮厂手中,他们能有60%的毛利率,而中游毛利率只有不到10%。

于是,邵大勇那代人经常遇到一条翻涌的价格波浪——没有任何招呼,原材料说涨就涨,说跌又跌。有时候,货送到了,原料早已降价。

转型,成为这群时代踏浪人走出持续多年低附加值生产困境的必要条件。这对应着两种思考和两条途径——微笑曲线上下游。

最先实现的动能,始于资本、技术相对较低的金刚石微粉产业的下游——金刚石砂轮。2006年,邵大勇押注技术,引入西安交大研究生,转型高精密、高性能金刚石超精微粉产品,随后切入金刚石砂轮。

2006年,邵大勇的公司产值突破亿元大关,成为柘城县金刚石微粉行业的巨头。

第二次转型的方向,是人造钻石,这始于2016年前后的一股风。

上文提到,国际珠宝机构GIA发现,天然钻石与人造钻石的化学、光学性质基本相同,传统宝石学观察和老式“钻石检测器”无法检测出它们的差别。这倒逼GIA不得不研发精密设备,区分两者。

GIA工作人员检测钻石 图源:GIA官网

风传到了中国,在2016年前后。一些人造金刚石企业开始试水小批量无色小颗粒人造钻石的生产和销售。

邵大勇儿子邵增明创立的力量新材料也开始做人造钻石生意。这家企业,是力量钻石的前身。

河南生产人造钻石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中国的HTHP工艺生产成本比西方的CVD(Chemical Vapor Deposition即化学气相沉积法)工艺更低。产品的成本优势来了。

CVD 钻石原石(左)、 HPHT 钻石原石(中)和天然钻石原石(右)图源:GIA

技术上,生产人造钻石与人造金刚石可以共用产线,只需在原先的设备中调整配方和温度、气压参数等。

河南本就有人造金刚石基因,很快出现了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和力量钻石四家A股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河南人造钻石力量。

图源:珠宝与科技

随着这些头部企业的扩张,如今河南形成了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为主的,集合人造金刚石产品研发、大规模生产和销售的产业集群。单单许昌市就形成百亿级产业集群。

这几座城市,如同心脏的动脉,输送着人造钻石。河南人造钻石企业已扬起船帆,走上出海征途。但目前,他们需要接受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低碳、环保

不同于开采天然钻石时,会对地表环境造成影响,人造钻石对环境的影响仅为天然钻石的1/7。

具体来看:人造钻石对地表环境的影响仅为开采天然钻石的1/1281,同时,人造钻石的耗水量仅为天然钻石的 69 亿分之一。

如今全球都在讲述碳排放和能耗的故事。在碳排放量方面,人造钻石的碳排放量仅为天然钻石的十五亿分之一,所需能耗为后者的1/2.1。

这意味着,无论从生产成本考量还是环保理念出发,人造钻石会集聚下游品牌方和环保人士的簇拥。这是未来河南人造钻石企业远航的动能。

坏消息:低端产能过剩

中国——印度——欧美。三片土地,串起人造钻石全球化生产分工:原料、切磨和品牌。

如果河南人造钻石企业能打通原料、切磨、品牌链路,将会形成一片千亿级市场 制图:立方知造局

然而,人造钻石企业对市场的过激热情,留有隐忧——供大于求。目前市场能够接受的需求为1000万克拉,但全球产量达到了2000万克拉。

以投资金额小、占地小的CVD法人造钻石企业,国内已达到30多家,2021年达到了5个亿的产值。尽管生产的产品等级偏低,这些企业仍能有所盈利,这是因为中间商为了稳定市场价格囤货。

如果这些囤货流入市场,可能会对市场价格产生冲击,一场行业洗牌未能避免。

尾声

在这场关于钻石与爱情的解构中,立方知造局发现,行业的话语权正悄然变动。曾经,是西方文化定义了钻石与爱情的联系,资本通过虚构钻石稀缺、珍贵的幻境,顺势收割。

如今,河南人造钻石行业以自己姿态定义了这个行业——中国制造的目的不是封锁、钳制和逐利,而是以一种低成本、高质量的共赢姿态,登上舞台。

突围——转型——出海,中国制造业永不缺席的航线,从低附加值生产的起点,一路走上技术突围、产业升级、打破陈规的征途。

河南人正以一种务实的浪漫,批量生产天然钻石的“平价替代品”。没有任何一种商品可以代表爱情,钻石的价格终将回归理性。

60年代,玛丽莲·梦露的歌声,称颂女孩们最好的朋友——天然钻石。而如今,女孩们有了新朋友——河南制造的人造钻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DR钻戒能给“真爱”定价,但难救股价
河南培育出30克拉人造钻石,带给年轻人的钻石自由?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愿意为钻石缴纳“智商税”了
世界钻石河南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