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喊话驿站站长背后:“最后一公里”藏着什么秘密?

拼多多打通了闭环,而受影响的则是阿里和菜鸟驿站。

文|野马财经 蔡真

编辑|高岩

淘系和拼多多的开年第一撕还在持续,热度不减。

近日,菜鸟驿站向各地站长发出《春节复工注意事项提醒》,指出根据《菜鸟驿站合作协议》的相关约定,使用第三方收件系统入库,属于违约行为。一经发现,菜鸟驿站有权终止合作。

此协议矛头直指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业务。

春节后,多多买菜开始吸引快递站点采用多多买菜系统收发快递。据宣传资料,多买菜代收点目前与中通、圆通、申通、韵达、邮政、极兔等快递公司已经实现了系统打通。代收点现在入驻可享高额补贴。

拼多多开的是不是驿站?

菜鸟驿站反击同时,监管似乎也有所行动,厦门、宝鸡等地邮政管理局均对消费者发布提示,指出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快递驿站收发件服务系统”暂未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不过国家邮政总局尚未发布类似公告。

拼多多人士表示:“拼多多并未经营快递业务。对代收点的营业执照和实体店铺均有审核。”

代收点或驿站是电商行业末端,也是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关键。事实上,有类似布局的后来者不止拼多多一家,如抖音音尊达,小米快递等。而第三方驿站及代收平台中,除了菜鸟驿站也有诸如快宝驿站、熊猫快收、小兵驿站等,而这类平台的定义和资质该如何判断?

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表示:“驿站属于菜鸟等企业创新的末端服务场所,目前暂无行业定义。快递末端网点不是独立法人企业,只是代收代发的快件服务网点,不需要申请快递经营资质,但需要到当地邮政管理部门备案。”

杨达卿认为,拼多多上线拼团团长代收快递功能,只是快件物流信息平台,拼多多如果不参与投资末端实体网点不需要申请快递经营资质,也不需要做快递末端网点备案,但参与多多买菜的社交团购团长如果以零售店、餐饮店等快件处理场所做代收代存服务,需要自己去做快递末端服务网点备案。”

目前淘系物流依赖菜鸟网络,而菜鸟网络的落地服务主要依赖加盟模式为主的菜鸟联盟快递企业。拼多多作为后来者,也在享用菜鸟联盟成员快递企业服务,但作为后来者,拼多多以多多买菜,推进社区团购+快递代收的组合模式,一则通过数据和业务流等加持社区团购团长,二则通过这类组合服务,构建末端服务网。

驿站和代收点作为新兴业态崛起已有多时,而拼多多的入局有何不同?

拼多多崛起,和阿里掰腕子

在2013年以前,各快递公司和阿里电商更多是合作关系,快递帮助阿里以较低成本将商品送达顾客;阿里的壮大让快递公司逐渐成长。

2013年阿里成立物流子公司菜鸟,顺丰、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在当时都是投资方。

2015年6月,丰巢科技成立,进军快递柜业务,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法人代表为顺丰总裁王卫。

丰巢和菜鸟驿站开始正面交锋。

2017年6月,菜鸟物流的系统里不再出现顺丰的订单,淘宝卖家也不能从顺丰发货。次日京东、腾讯、网易等公司先后表态支持顺丰;EMS、圆通、韵达等快递企业则站在了阿里一边。随后在中国邮政局的调停下,双方恢复了数据连接。近日,一位顺丰快递员表示自己对顺丰能否接入菜鸟驿站并不清楚,但顺丰确实很少用菜鸟驿站。

相较于顺丰,拼多多是阿里更值得注意的对手,威胁到的是电商基本盘——在2020年末,拼多多年活跃用户达7.88亿,超过淘宝跃居全国第一,截至去年9月其用户数为8.67亿。2020全年拼多多日均订单数过亿,那一年10月拼多多CEO陈磊透露拼多多每天发送的日均包裹数超7000万个,约占全国三分之一。

为了“狙击”拼多多,淘宝选择“复活”聚划算并上线特价版进行抵御。官微上,淘特5个月内提到4次拼多多,并发布“淘宝特价版给多多同学的一封信”,将水果店开到拼多多总部的楼下,点名拼多多的员工可凭工牌免费领水果。

在如此针锋相对的情形下,即使拼多多尚未有布局实体驿站的动作,但其在“最后一公里”的一次试水也足以让阿里警惕,以至叫停驿站站长使用多多买菜团长系统。

而站在拼多多角度,作为国内最大农产品电商之一,竞争核心在数字化供应链管控,要穿透供应链上下游。拼多多作为开放型电商平台,如果不与末端快递建立强关联,就很难把控到末端服务效率,也难保生鲜蔬菜等易腐易变质产品的品质。

事关打通闭环的这最后一个关节,双方注定开战。

据公开资料,截至2020年6月的12个月内,菜鸟驿站日服务包裹数3000万,同比增长110%。根据阿里集团2021年各季度财报,菜鸟驿站业务增长强劲,单季营收已在百亿元左右。作为比较,丰巢目前日服务包裹数量是2000多万。

驿站模式利弊争议

菜鸟驿站模式解决了电商和用户曾经的痛点,但随着时间推移,争议声音也不断涌现,似乎产生了新的痛点。

有人认为,对于白天上班没法签收的用户,驿站的存在已不可或缺,极大便利了日常生活。而也有声音认为,驿站对于收件人而言,没有创造价值,反而多了一道工序。此外,一些快递员未经用户同意将包裹放在驿站,降低用户体验。而在使用取件码之后,个人信息有时还会泄露。

与驿站模式类似的丰巢快递柜在2020年就陷入非议,“一面抽佣快递公司,一面向消费者收费,快递柜有没有必要存在”的讨论一时甚嚣尘上。国家邮政局约谈丰巢科技后,丰巢科技就此事公开道歉并调整收费方案。

目前,菜鸟驿站和代收点赚钱的大头来自于快递员派件,即每单抽佣,此外还有寄件服务和客流量带来的营业额。一旦这些快递代收点承接了其他“第三方收件系统”的业务,那么,菜鸟的佣金收入将直接受到影响。

而对于个体经营户如洗衣店、水果店、小超市等来说,本来生活不易,多承接一家的业务,对他们来说,就多一份收入。目前拼多多的方案不截留取件码,不对代收点抽佣,也没有终端品牌,且所有信息均回传快递公司,对于快递公司和代收点来说都解决了若干痛点。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拼多多的用户基数已然可以和阿里抗衡,如果在拼多多购物可以多一种放在代收点的选择自然是好事,更何况还没有取件码的“烦恼”。竞争促使行业进步,受益的还是消费者。

杨达卿认为,便利店、小卖部等零售经营实体,把快递作为配套服务的独立经营实体,在开展代收快递等驿站合作上有多元合作选择权,但如果与菜鸟网络建立了深度加盟合作就要遵守合约,如果没有深度合作,有自主选择权。多多买菜发展的驿站服务,更多是围绕社区团购团长,推进社区团购+快递代收的新型合作,与快递服务专业化较高的菜鸟驿站有所区别。

消费者欢迎,快递公司乐意,“夫妻店”、便利店增加一项收入来源,拼多多打通了闭环,而受影响的则是阿里和菜鸟驿站。

据“新消费日报”报道,2021年,菜鸟驿站推出“送件上门”,菜鸟明确指出这一服务范围是特定区域的“淘宝、天猫包裹”。“一位不愿具姓名的菜鸟驿站站长对记者透露,虽然规定倾向淘宝、天猫包裹,但拼多多、京东平台的包裹我们也会派送。”

由此可见,菜鸟驿站对非淘系的区别对待或许早已存在,在尚无自有物流的情况下为了不被“卡脖子”,拼多多上线快递代收发业务倒也是情理之中。

“湖北日报网”、《羊城晚报》《金融投资报》等多家媒体和行业人士质疑,菜鸟驿站禁用第三方系统有“二选一”之嫌。

但菜鸟驿站人士则表示:“菜鸟作为站点的开办者,为站点进行合法备案,承担法律上的主体责任,站点经营场所内的所有行为菜鸟都要进行有效管理。如果站点跟第三方合作,站点也需要保证并承诺经营的合法性和安全性。提醒驿站不能用第三方系统不是‘二选一’,就像麦当劳不允许肯德基系统接入一样的道理。”

昔日拼多多用“百亿补贴”完成了对电商行业“人造购物节”的“削峰填谷”,这一次拼多多用补贴切入“最后一公里”的腹地,目前看来过程不会轻松。对于每日奔波的普通人来说,无暇关心大公司博弈,生活能否因此变得方便,挣的钱能否变多才是切身利益。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京东徐雷“追赶”阿里张勇
社区团购曲终人散
菜鸟和丰巢,取快递为何越来越难了?
快递行业大变局:菜鸟的野心,通达系的惨,顺丰业绩大变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