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Q3财报:14亿美元回购股票的阿里自信什么?外界又担忧什么?

最终答案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看到。

文|师天浩

阿里Q3季度拿出14亿美元回购股票,但并未抑制资本市场对阿里的“悲观”情绪。周五收盘,美股微跌(-0.91%)、港股微涨(+0.38%)。

前者为啥有信心疯狂回购股票?后者又为何信心不足?

2月24日,阿里发布了2022财年第三季度(2021年10-12月)业绩,财报显示该季度营收为2425.8亿元,同比增长1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04.29亿元及净利润为192.24亿元,同比下降74%及75%。作为资本市场估值参考的两个重要数据,营收增速的乏力和净利润的“狂跌”,是外界对其信心不足的原因之一。(净利润下跌,其中包括与数字媒体和娱乐部门相关的250 亿元的商誉减值计提,及股权投资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净收益减少,剔除这两块利润下滑并没那么夸张)

就Q3财报而言,天浩认为阿里尚年轻态。现在手里有两张牌,一是核心电商业务这块,阿里辗转腾挪的空间还很大。二是,其他业务或用户规模、或营收体量都有不错的表现,一旦集团决定导入足够资源,短期做大不成问题。可外界因素的不确定导致其采取观望策略,具体打哪张,应该会在近两年确定。

相比阿里持牌观望的自信,外界看到的是一个“躺平”的巨兽,双方心态截然相反,形成一种有趣的对立。

01先说阿里自信的两个点

150亿美元股票回购,是一种自信,也是未来“反攻”的弹药。

2020年12月28日,阿里集团董事会授权回购10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去年8月3日,阿里将股份回购计划从100亿美元扩大至150亿美元。据悉,这项回购计划将持续到2022年12月底。目前累计回购数已占150亿美元股份回购计划的51%。2012年时,感觉资本市场严重低估自己,阿里曾在港股摘牌退市,这次股票回购可看出内部对自己的未来很自信。

相比直接退市,股票回购有短期和长期两个好处。短期,通过减少资本市场流通股的数量,实现对股价的稳定和提振。长期来看,有这些“库藏股”保留在手里,股价回升后可再对外出售,这笔资金(若出售时股票大幅度上涨,将不止150亿美元)又能反哺的业务上。

第一张牌:中国电商;

阿里财报中“中国电商”板块,包括大淘宝(包括淘宝、天猫、阿里妈妈)、B2C零售事业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业务;就是国内电商业务,是阿里过去、现在及未来的营收、利润的重要引擎。这张牌遇到了两个难题:

1、过去几年,在腾讯的“搅局”下,京东、拼多多两大对手羽翼丰满,它们已经可以脱离腾讯系独立存在,未来将与阿里长期共存;2、中国经济高增长的放缓,电商高增长时代不再,导致营收和利润的高增速时代结束。还有人认为抖音、快手会冲击猫狗拼地位,我认为短视频双雄在电商领域的开拓,其实对猫狗拼是利好大于损失的,它们拓展的市场,未来会很快被猫狗拼“抢食”。

原因很简单,内容平台的流量都有峰值,比如说曾经的今日头条App流量就已经走下坡了。当下抖音、快手很强势,但逃脱不了滑落的命运,而下行时,它们拓展的电商蛋糕,自然会分流到猫狗拼身上。

过去十年,由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极快,且电商渗透处于爆发趋势。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重心放在的是圈地扩张上(就是争夺更多的增量),与京东、拼多多的争斗控制在很小的范围。淘特、猫享近两年才相继诞生,可以观测到,在大蛋糕增长乏力的情况下,阿里就开始着手从两大对手中“虎口夺食”。

当利润增长遇到瓶颈,通过挤压对手空间,做大营收数据、市场占比将是资本市场重视的“新数字”。

该季度,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803.66亿元(约合126.11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自由现金流为710.22亿元(约合111.45亿美元)。加之,手里70、80亿美元的回购来的股票,一旦确定要在国内电商领域开一场大的“战争”,弹药还是充足的。

第二张牌:其他业务;

从本财季开始,阿里巴巴集团调整了部门披露报告,分为中国电商、国际电商、本地消费者服务、菜鸟、云业务、数字媒体和娱乐、以及创新计划及其他等。

如果说,中国电商是阿里的基本盘,贡献了七成营收,更是整个生态利润的来源。相比之下,几个小弟国际电商、本地消费者服务、菜鸟、云业务、数字媒体和娱乐、以及创新计划及其他,要么亏损,要么微利。

会有个明显的感觉,自从股价下滑,阿里对其他业务的投入开始有意识的减少。一个是为了业绩数字的好看,另一个是这些业务在所处的领域都有了“一战之力”。

国际业务方面,2021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的国际电商零售业务(主要包括Lazada、全球速卖通、Trendyol和Daraz)增长强劲。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2个月中实现了约3.01亿的年度活跃消费者,相当于季度净增长1600万。第三财季,这些业务的综合订单同比增长约为25%,这是由Lazada的52%和Trendyol的49%的强劲增长所推动的。

本地消费者服务方面,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内,本地消费者服务部门拥有约3.72亿名年度活跃消费者,季度净增长1700万。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第三财季,本地消费者服务部门的订单量同比增长22%。

云业务方面,第三财季,阿里云业务在剔除部门间营收之前的总营收(包括向阿里巴巴其他业务提供服务的营收)为人民币264.31亿元(约合41.48亿美元),比2020年同季度的人民币221.75亿元增长19%。剔除部门间营收后,阿里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人民币33.12亿元至人民币195.39亿元(约合30.66亿美元)。

其他业务线表现先不提,国际市场、本地生活的用户规模都突破了3亿,云业务也做到行业第一。这些基础是在阿里多点开花,并很效率的投入所获得。如果阿里将精力聚焦在一个点上,能实现的商业反应是很惊人。

现在列完阿里的两张牌,那阿里观望什么呢?天浩推测,是关于走小生态,还是走大生态的一个艰难抉择。小生态就是仍把电商作为主力引擎,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电商领域,挤压狗、拼及抖音、快手的空间。大生态就是选择将其他业务中或国际市场、或本地生活作为下一步重点,通过扶持第二第三营收引擎,作为未来营收和利润持续增长的支撑。

要知道,过去在国际市场、本地生活上的下注,后果已经显现。战略焦点的分散,导致狗拼做大,甚至抖音、快手后起之秀也开始独立“搞事”。目前,京东已把电商上积攒出的扎实家底,已在物流、金融等方面拓展。拼多多也在完成规模化后,谋求向上的转型。要不要缓口气,放小弟们“自谋生路”,去巩固下基本盘?

这是个艰难的决策,但从中国经济的稳定来看,两张牌打出去收获都是正向的。只不过,打哪张牌的收益更大,这需要阿里掌舵者好好的计算和谋划,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因素正在减少,最终答案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看到。

02资本市场担忧什么?

10亿用户,已经仅次于微信。季度营收二千多亿,利润几百亿。看阿里的市盈率(28~30)、市净率(1.9)都不高,而亚马逊市盈率(47),市净率(11)。作为中美两国电商第一股,两者在本国的地位相似,可阿里股价近一年来为啥跌跌不休?除了反垄断罚款影响外,天浩认为主要两个原因:对大环境的悲观,对阿里过去“摊大饼”模式的不满。

1、中国经济未来能否回归高增速?

前十几年中国电商的黄金时代,移动互联网经历从0到100的变迁,猫狗和后来的拼多多,乘风而起。加之中国经济高增速的效应乘叠,猫狗拼的股价像坐上了火箭上升。而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遇到天花板,受国际局势和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也“恰巧”迎来低增长期,这给包括阿里、京东到拼多多三家电商平台都带来负面影响。

加之,抖音、快手这些流量平台在商业模式探索中找不到好的出路,都将电商作为了解决自身问题的办法。进一步加剧了电商领域的竞争,过去,阿里持续的交出营收、利润高增长的财报,在多个负因素的影响下,营收低增速、利润下滑的时代来了。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据初步核算,2021年全年中国GDP达114367亿元,比上年增长8.1%,按不变价格计算,两年平均增长5.1%。

简单来说,用户到顶了,经济大蛋糕增速放缓了。目前京东、拼多多,包括短视频双雄生态与体量都已无法小觑,阿里虽然有规模基础和雄厚的资金,但真能在群虎“口中夺食”吗?这种担忧,导致资本市场对阿里未来画上一个问号。

2、阿里“摊大饼”模式是利好还是“隐雷”?

站在阿里视角,过去几年是多元化发展的大时代。虽然中国电商业务仍占到营收的七成,可在国际业务、本地生活业务上阿里投入非常多的资本和资源(投资、并购和投入)。

但,无论国际业务、本地生活、菜鸟、数字媒体和娱乐等业务线在所在的领域只能说站稳了脚跟,尚看不到和中国电商业务一样未来几年能“躺着赚钱”的时候。就算跑得快的云业务,该季度经调整EBITA利润1.34亿元,连续五个季度盈利。考虑到264.31亿的总收入,这个利润率也很低。

本地生活、菜鸟,要想做大成为盈利支柱,考虑对手是美团、顺丰、三通一达和京东物流,它们大盈利时期到来前,将是一个漫长的投入期。

中国电商躺着挣钱时代结束。

而其他的生态业务,为了维持当下现状是不是仍要阿里源源不断的投入?经济上行的时候,新业务的开拓会顺风顺水。经济下行的时候,大家都要在存量市场上“厮杀”,过去看起是“前瞻”的大多元化齐头并进的商业业态,这个时候就是“包袱”。

在巴菲特的价值投资逻辑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复利思维,这多多少少影响着资本市场决策特点。

在规模化为王的电商、本地生活的赛道里,大往往意味着复利期会长。可以很确定,阿里想要重新获得资本市场青睐。未来就要打出一张清晰的牌,就是要让外界明确看到是走小生态路线还是大生态路线。目前,双线作战的战略架构,在机构和股民眼中是“负分”。

所以说,阿里有雄厚资本,全球范围有12亿用户(中国10亿),内部也有充足的现金流。生态里有一个超级引擎(中国电商),及几个表现都尚可的其他业务。但,在存量竞争的未来。多线作战的困难度增加,不仅仅阿里在思考,资本市场也在观望,下一个十年阿里会侧重小生态,还是大生态?这个问题决定着这个巨头未来股价的走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京东徐雷“追赶”阿里张勇
阿里重心不稳了?
腾讯阿里互敲大门,生态开放成互联网“换道”的开端?
虾米音乐,阿里轮回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