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彼岸不是AR

罗永浩:“创业三部曲之三已经建组了,虽然名字都没起”。

文|财经有棱

曾经,信奉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创业家”罗永浩,失败于锤子手机,负债累累后复起于直播间,并成为中国直播带货四大天王之一。

然而,其戏剧般传奇的直播间经历还被后进者当做榜样学习,方兴未艾间就流传出罗永浩即将结束直播带货生涯的传闻。

罗永浩不得不现身证明传言不虚,只是纠正了几个小小的技术性“失真”。并强调下一个即将投身的赛道是AR,而非VR。

其实,虽然至今距锤子科技成立已有十年,但老罗心中的“火”,从未熄灭。

十年折腾两茫茫,理想就在不远处。

但AR,是老罗理想的彼岸么?

老罗恐还会重回直播间

近期,关于罗永浩即将结束“真还传”,以天价分手费离开“交个朋友“的消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据悉,罗永浩将逐渐退出交个朋友的日常工作,并以数亿元费用转让“罗永浩”账号的3年运营权(另一种说法是5年)。

同时,据交个朋友内部人士透露,未来罗永浩仍然会客串直播,相当于交个朋友“签约艺人”,“签约费”大约在1亿元左右。据双方签订协议,未来3年内,罗永浩会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完成每年数十场的直播带货。

回顾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的直播业绩,堪称是十分亮眼。实际支付销售额50亿,DY直播带货NO.1。按照20%的佣金,不算坑位费,老罗已经赚了10亿。

老罗的“真还传”是真的要接近接近尾声,胜利在望了么?

其实未必。

对此,2022年3月21日,罗永浩回应称,2021年其个人直播GMV占比不到交个朋友的20%,个人直播时长不到交个朋友直播总时长的3%。

同时,计划转让运营权N年给交个朋友,非赠予,签约费比1亿元高很多,债务还完了会第一时间做官宣。并称“万一下一个创业项目万一又失败了呢,甚至又欠了债,再回来做一名光荣的网络售货员。”

果然最了解老罗的,只能是老罗。

虽然现在直播卖货依然处于火热的风口之上,但对老罗而言,只是理想的中转站而已。

用润米咨询刘润的话说就是:“就算MCN对别人是事业的终点,对老罗只是实现理想路上的盘缠。”

其实,无论罗永浩入局直播带货、上综艺、代言这些领域,只是还债。

这一点,罗永浩确实堪当人生导师,但何时债务还清,罗永浩表示第一回时间官宣。

但罗永浩确实有钱了,有资本折腾了。

有钱了的老罗人生,自然不是区区直播间能够承载的。罗永浩躁动的心,犹如海上漂泊已久的水手,一上岸惦记上了火热的AR。

没错,当年锤子科技成立时,智能手机也有滚烫的“前景”,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老罗从不怀疑自己充满渴望的炙热目光,能融化一切阻碍,即使手机变成了AR。

不过,历经沧桑的老罗这次没有决然的自断退路,而是万般委婉的给自己留下了重回直播间的可能。

所以,老罗可能只是暂时消失在直播间。

老罗的归宿是元宇宙

3月18日晚,罗永浩发微博说,“创业三部曲之三已经建组了,虽然名字都没起”。

罗永浩少年时心中的偶像是博朗兄弟、盛田昭夫和乔布斯。

他喜欢的行业均是瞬息万变、充满颠覆、“不存在百年老店”的科技行业,他潜心研究了多年的学问也不是脱口秀,而是工业设计和人机交互。

显然,企业家老罗已经敏锐地预见到一个新的商业趋势即将到来:增强现实技术(AR)将会产生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Mirrorworld),或是元宇宙,未来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活。

AR技术的内容能够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为用户提供关于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的模拟。随着技术的进步,三维立体全景影像将在未来成为人机交互输出端的主要形式。

随着产业技术的快速发展,AR产业的爆发拐点即将临近,届时将迎来爆发式增长,这是人机交互新一轮显示革命。

但整个AR产业进化是有周期的。

对于初创企业来讲,在整个AR产业链发展过程中,除了核心的产品市场之外,核心的部件像视觉、体感、算法和芯片,都有可能成为创业的方向。

但不外乎体现在便宜的AR硬件设备、AR内容创作工具、零售商借助AR提升用户体验、借助AR来展现媒体信息、高度沉浸感的,AR游戏、AR教育这几个方面。

而罗永浩心中的那个 AR,一定是在某个专业领域使用的。比如,教育行业里针对复杂解剖模型,或者工业领域维修的辅助。

AR和教育各领域的结合有非常多可以挖掘的点。这使市场初创企业和传统教育巨头基本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规模比较小的企业可以先从B端切入,逐步积累经验、人才和资金,然后再转向C端市场。

罗永浩身上有一个明显的特质,会利用他超强的公众影响力,制造扭曲力场,所以即使是一款不好看的产品,他会通过一场又一场的发布会,不断强调其好看,最后公众的审美逻辑会被他同化。

追溯起来,罗永浩执掌锤子科技期间,就曾对被视为元宇宙重要载体之一的VR行业有过布局。

2017年4月,罗永浩在与罗振宇的一次交谈中表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下一块屏幕肯定就是VR眼镜”,老罗还称锤子科技要做这方面的最强大的计算平台,必须要把这块做成。

5年后,中国的大厂们在手机增长势头消失之后,才纷纷尝试踏入 AR 领域。如华为、小米、OPPO纷纷推出试水性质的AR眼镜。

小企业在 AR 中能获得的爆发式机会是在工程技术上取得突破,比如电池、芯片、显示和光学。

而大企业在 AR 中能获得的爆发式机会在平台搭建上。这里所说的平台,既是指用户平台,也是指训练复杂的机器学习模型。

2021年11月5日,罗永浩在微博上这样写道: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未来在科技行业要做的很多事,都会不可避免地引领我们走向这个元宇宙,甚至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竟然也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

终极梦想是领导平台革命的罗永浩,思维导向也与元宇宙这一虚拟概念相吻合。

虽然这么表达略带伤感,但AR并不是老罗的归宿,元宇宙才是。

老罗能否崛起于AR领域

有人认为,罗永浩的原生长板是那么突出,令他足以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是一个靠谱的创业者。即使有一天,他的团队资金链断掉,他们也不会死,这个创业团队仍然会在其他领域崛起。

但在资本看来,这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每开始新的一轮创业,罗永浩对投资人讲的永远是同一套话,他不断强调的是自己的“差异化”和“创新点”,“未来要做成的东西”,以及在未来8到10年能够掀起多大的波澜。

以此让投资人能清楚理解他在干什么,并且坚信他会成功。

但遗憾的是,擅长穿越周期看问题的投资人并不多,罗永浩是一个并不成功的创业者。

尽管坊间戏称:罗永浩进入哪一行,哪一行就会变得有意思起来。老罗亦大方自嘲自己是干一行垮一行的行业冥灯。

但AR行业目前竞争愈加激烈,罗永浩成功的难度极高。

3月24日,IDC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AR/VR)头戴设备市场同比增长92.1%,出货量达到1120万台。

这是自2016年以来出货量增长最大的一年。

同时IDC预测2022年AR/VR头戴设备的出货量将同比增长46.9%,到2026年将达到两位数的增长,届时AR/VR头戴设备的全球出货量将超过5000万台,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35.1%。

VR/AR是通往元宇宙的关键路径。

5G、云计算、Al、VR/AR、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核心技术有望推动元宇宙从“概念”走向“现实”,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将会打破边界、相互连接。

其中,为了实现沉浸式,VR/AR技术是元宇宙发展的必经之路,而AR/VR终端是元宇宙的第一入口。

为此,中国AR眼镜市场规模有望实现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中国AR眼镜出货量由2017年的1万台增长至2020年的28万台,其中巨头企业Microsoft和ReaWareAR出货量均超10万台,行业竞争力较为显著。

随着AR眼镜普及推广,预计2025年我国AR眼镜出货量将达389.1万台。

而2022是AR/VR领域的关键一年。

在不久前结束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AR/VR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主题之一。索尼、微软和高通等企业都发布了与AR和VR技术相关的公告。

据传,苹果公司也将在今年或明年推出其智能头显产品,华为、小米也都布局了AR眼镜。而互联网大厂们也有意向进入这一领域,作为“虚实结合、软硬兼备”的一个智能硬件支撑点。

这和当年锤子科技成立时面临的市场竞争态势如出一辙:强手如林。不同的是,对手的研发体系更加成熟,资金实力更加强大。

那时的锤子科技对标的是小米,两家同年问世,却命运迥异。

这一次,老罗想对标谁?但可以预料的是,老罗梦想崛起于AR领域,恐怕比当年更加艰难。进军元宇宙,则是个更加遥远的目标。

其实,“罗永浩是这个时代非常难得的创业样本”,有君子之风,成败皆能恪守底线。

因此,希望老罗之于AR,不在是一个伤感的落寞故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字节跳动的硬件梦,VR能圆吗?
谁在为元宇宙窒息?
帮三星、乔家大院打广告的飞天云动IPO,“元宇宙”成新底牌?
苹果AR,十年耕耘大招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