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万千升,啤酒的新产能之战

不求数量上的领先,更求规模上的超越。

文|云酒头条

在全国啤酒产量连年递减之下,啤酒巨头们的产能战却正在悄悄上演。

日前,燕京啤酒(山东)有限责任公司一期年产能50万吨生产基地项目,在山东省济宁市邹城市唐村镇开工。

无独有偶,三个月前,青岛啤酒(枣庄)有限公司100万千升(一期60万千升)啤酒新建工程项目举行了开工仪式。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梳理发现,实际上,近年来啤酒巨头们一边在推进加速关厂的同时,一边又在大手笔新建生产线,且动辄就是50万千升、100万千升的大手笔。

而更多的信息表明,与上一轮扩张相比,这一波啤酒巨头们的产能布局正呈现出由分散走向集中、单体生产规模越做越大,以及智能化的趋势。

三巨头的“山东战事”

企查查显示,燕京啤酒(山东)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今年1月,由燕京啤酒100%控股,公司地址正位于山东邹城市。

而在燕京啤酒在山东成立新公司的半年前,华润雪花在济南的工厂项目已引起广泛关注。

2021年7月,华润雪花啤酒与山东济南章丘区进行了工厂项目签约,据报道,该项目总投资不低于13亿元,建筑规模10万平方米,8年内累计纳税总额不低于20亿元,一期年产能70万千升。

而在此前,华润雪花已在山东滨州、聊城、烟台等地建设了工厂。

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啤酒营销专家方刚认为,雪花济南工厂启动建设,大概率是优化产能,未来有可能关闭其他工厂,把产能集中到济南。

随着华润雪花和燕京啤酒进一步在青岛啤酒的“大本营”发力,三家巨头在山东啤酒市场的竞争态势再次升级。

当然,山东本土品牌青岛啤酒也在加紧升级产能。除了上文提及的枣庄100万千升项目,早在两年前的2020年3月,青岛啤酒就在山东平度开工建设智慧产业示范园及100万千升啤酒扩建项目。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了解到,该项目已于当年7月竣工投产。至此,青岛啤酒三厂成为亚洲单体规模最大、生产效率最高的世界级智慧化工厂。

近年来,国内啤酒产能升级,巨头们的优势地盘变得越来越“动态”,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竞争态势。

那么,巨头们为什么都要争抢山东?

山东是国产啤酒最早萌芽的地方之一,有着深厚的啤酒文化和消费基础,20多年来,山东省始终占据着啤酒产量榜首。

有数据显示,山东市场作为中国第一大啤酒市场,市场规模大概一年400万千升,占中国啤酒市场总量约13%左右。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华润雪花和燕京啤酒加码山东,可以理解是出于“本能”,尤其是华润雪花和青岛啤酒在该市场的竞争更是由来已久。

50万吨成扩产门槛?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梳理发现,目前瓜分国内啤酒市场的五大巨头,都在扩充产能。

除了在山东市场的布局,华润雪花在其《2020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中提及:公司2020年在安徽蚌埠新建年产能100万千升项目,同时在甘肃兰州、山西运城、黑龙江哈尔滨等地的啤酒厂投入高速罐装线项目,扩大生产基地。

百威亚太也在其《2021年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中透露,公司正在福建莆田扩大产能,新建一个精酿厂,总产能将达到200万千升,加上现有啤酒厂的扩建,“有望成为亚洲最大酿酒厂,满足消费者对高端啤酒的需求”。

嘉士伯旗下重庆啤酒正在积极布局华南市场。2021年11月,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嘉士伯重庆啤酒有限公司与佛山市三水区签订意向书,计划投资不低于10.3亿元建设50万千升/年产能的啤酒生产基地项目,预计2024年实现投产。

另外,重庆啤酒在其2020年年报中披露,公司在大理与宜宾建有两个15万千升规模的工厂,据报道两个工厂均已于去年投产。

另外在去上半年,重庆啤酒投资1.2亿元在江苏盐城投建13万千升/年产能的生产线,加快布局东部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百威亚太全球规模最大的啤酒工厂也位于佛山三水,产能达到160万千升。

扩建项目不断更新,啤酒龙头的竞赛入场券上,50万千升似乎成为了“心照不宣”的门槛。

这一轮竞赛有何不同?

行业中,关于中国啤酒产能过剩的论调由来已久。

来自中国酒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啤酒产量在2013年达到巅峰性的5061.5万千升后,便一路下滑,至2021年,全国啤酒产量为3562.4万千升。前述670万千升产能全部投产后,将占到2021年全国啤酒总产量的18.8%。

而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相关报告,自2010年起,新一轮啤酒产能扩张开启,2010-2015年共计扩产1930万千升,但2015年啤酒行业产销量仅比2010年增加233万千升,产能的增加与产销量的增加存在严重的不匹配。

自2016年起,华润雪花、青岛啤酒、燕京啤酒、重庆啤酒等国内啤酒巨头纷纷采取关厂措施。

以华润雪花和青岛啤酒为例,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统计发现,2017年至今的五年间,华润雪花工厂总数至少减少了26家,至2021年年末,公司在内地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运营65家啤酒厂。而其产能,则从2017年的2200万千升调整至2021年的1820万千升。

青岛啤酒方面,国内全资或控股啤酒生产企业2017年至2020年仅减少了2家,保持在60家。实际产能则由2017年的1058万千升调整至2021年的758万千升。

一方面在关厂,一方面又在新建生产线,如何看待这一“矛盾”?

业内专家指出,各主要啤酒企业一边关停并转小规模、低效率、高成本工厂,一边陆续投放50万吨、百万吨大厂的“矛盾”现象,表明核心大企业由扩产能转变为优化产能。

关厂的目的在于清除低效产能啤酒厂,降低运营成本,提高效率,让产能更为优化和集中。同时,关掉当前的工厂后,可以按照新的标准建设工厂生产高端产品,进一步推动企业高端化战略,未来啤酒行业的竞争很可能就是高端产品线的竞争。

这一点,从日前华润雪花和青岛啤酒各自发布的年报就可以看出来,两家企业次高档及以上啤酒销量和对整体营收的贡献都明显提升,产品结构显著提升。

任何一个企业不能永远扩张,也不可能永远整合,整合和扩张总是在交替。综合来看,这一轮啤酒巨头们的产能布局,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扩张和发展,“先市场后工厂”的原则更体现了健康,更体现了做强基础上的做大。

不求数量上的领先,更求规模上的超越,似乎正成为国内啤酒企业们的共同追求。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国产啤酒AB面
还未拿下高端市场,华润雪花因超标排污被罚
败走山东市场,燕京啤酒未来还有啥看点
卖500元的啤酒,华润雪花得了“茅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