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高阶人才,缘何成了“流水的兵”?

自动驾驶需要适当的“泡沫”。

文|车市物语

近一年来,自动驾驶圈的人事变动引人关注。

先有蔚来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章健勇将于近日离职。章健勇是蔚来早期员工,2015年加入蔚来,至今已在蔚来工作7年。他掌管400人规模的自动驾驶系统团队也将面临重新整合。

就在章健勇离开之前,上月底有媒体称,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加入蔚来,任蔚来自动驾驶产品体验负责人,直接向蔚来助理副总裁、第二代平台负责人李天舒汇报。

无独有偶,同为头部造车新势力的理想汽车,一个多月前也失去了自动驾驶灵魂人物——首席技术官王凯。这距离其出任CTO一职过去近17个月时间。

近一年来,自动驾驶领域的“抢人大战”屡屡上演。有的人跳一跳,年薪翻三倍,待遇高得有点让人心虚;有的CEO亲自下场,一天花12小时面试也招不到合适的人才;更多的人手持3-5份offer的情况也不足为奇……

眼下,人才早已成为稀缺资源,而车企高管的频频变动,也让整个自动驾驶领域持续处于躁动期。自动驾驶圈为何如此动荡?背后的根源是什么?

01 自动驾驶高管离职创业潮

自动驾驶已成为智能电动汽车时代角逐的“风眼”。

尽管近一年来,背景各异的跨界玩家密集进军汽车业,很容易让外界产生一种造车不再困难的幻想,但实际上,随着造车进入下半场,自动驾驶已成为各车企争夺下半场的门票,造车也变得更为复杂。

今年1月,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承认,2022年新车型都将继续延迟交付,原本计划推出的2.5万美元平价车型也暂时搁置。“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已经够多。”马斯克抱怨道。

他认为目前真正需要花费精力的事情是FSD(Full Self Driving)。FSD是特斯拉2020年10月发布的完全自动驾驶系统,意在从高级辅助驾驶功能向全自动驾驶进化。目前正在6万辆车上试用,大约两周更新一次。

除了特斯拉的FSD外,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智能驾驶系统也层出不穷:蔚来的Navigate on Pilot (NOP)领航辅助、小鹏的XPILOT 3.0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理想AD辅助驾驶系统,已在适用路况下按照导航路径实现智能辅助驾驶。在今年底,小鹏的城市NGP(Navigation Guided Pilot)、蔚来的NAD(NIOAutonomousDriving)部分功能也有望上路。

“特斯拉辅助系统的价值已经体现出来了,用户能够感知到它,等自动驾驶技术能够去掉司机时,价值又会比现在大很多,是数量级的差异。”原华为自动驾驶总裁苏箐称,自动驾驶不是法规问题,也不是市场问题,关键还是在于技术是否真正取得了突破。

可今年1月,苏箐也被确认离职的消息,另外传出大众收购华为自动驾驶涉及数十亿欧元的方案。从车企到Tier 1,自动驾驶高管人才的流失与频频动荡,到底是技术发展到商业化的关键阶段,还是代表自动驾驶回归理性?

一位从上汽跳槽至蔚来自动驾驶业务部的瀚瑞(化名)明显感觉到,随着自动驾驶发展慢慢进入深水区,门槛也逐渐变高。“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造车新势力,面试的算法题正在逐渐变难,能用的上的套路越来越少。企业更看重能够把智能驾驶项目落地的人,而非以前一样做个demo出来。”瀚瑞说。

能够做出智能驾驶产品的人,才是当前车企所需要的高端人才。对于章健勇的离职,一位原蔚来自动驾驶工程师给予了较高评价:“现在市面上没有其他公司,有足够的实力和对应的位子能够接得住他。”

据悉,章健勇并未离开自动驾驶产业链,而是将投身自动驾驶芯片初创企业,李斌已表示将投资支持。

实际上,除造车新势力外,不少自动驾驶企业也在近一年内纷纷传出大佬离职的消息,而这些高管们更为青睐自己创业。

3月30日消息,前百度副总裁、Apollo平台研发总经理王京傲正式加入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云骥智行,出任联合创始人兼CTO;有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离职,选择在清洁机器人领域创业等等。

自动驾驶广阔的前景促使业内人才陆续“出走创业”,前几年,小马智行、文远知行、地平线、禾多科技、Momenta、四维图新等企业都是国内自动驾驶创业大军中的典型代表。

自动驾驶高管开启创业之旅,对于企业人才的分流越来越严重,但从个人利益来讲,创始成员的身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从远大梦想的角度来讲,中国缺优秀车企,也缺自动驾驶芯片企业,乃至让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的企业。

优秀人才的创业,或能以另一种方式加速自动驾驶落地。

02 车企的“灵魂”守卫战

与传统车时代心安理得地找供应商打包方案的状态不同,车企如今格外迫切地想要把自动驾驶技术握在手里。

一名传统车企负责人称,有志气的车企不会接受全栈式供应商,这意味着“缴械投降”。2021年6月,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所说的“自动驾驶技术是‘灵魂’,如果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车企就变成了‘躯体’。”这一金句也被同行反复引用。

除了上汽集团想在自动驾驶方面谋求独立,扳回一局外,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开始与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建立战略合作,成立专门子公司以及建立智驾相关的研发部门和实验室。

比如,吉利汽车在“智能吉利2025”发布会上表示吉利将构建“一网三体系”全域战略布局,实现智能汽车核心技术的全栈自研;长城汽车决定在自动驾驶感知、计算和决策算法等方面坚持自主研发;飞凡汽车首次公开亮相便展示了自己在自动驾驶上的全栈自研能力。

传统车企对自动驾驶人才求贤若渴,“跨界造车”的小米和百度,要在进程上实现“超车”,也在持续布局人才招揽。小米集团总裁王翔曾直言,现阶段小米汽车的首要任务,就是寻找超过500名专注在L4自动驾驶技术领域的人才。

一场腥风血雨的自动驾驶“抢人大战”早已开启。“自动驾驶行业是真的缺人。”一位同时拿到上汽、纵目、小鹏、momenta、海康等企业offer的罗峰(化名)日前对车市物语感叹道,即使工作已经定下,还是会时不时接到猎头打来电话询问还在不在考虑机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有一组数据值得关注。根据领英在2021年发布的人才报告,“中国的自动驾驶人才中,拥有5-15年工作经验的人才占比最高,达64%,但在美国,拥有16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才是行业的主力军,占人才总数的41%”。

不可否认,尽管有相关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技术信心远高于美国消费者,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用户乐意为智能驾驶这部分需求付出一定的溢价,但中国自动驾驶人才断层现象不容忽视,这在2022年显得愈发严重。

根据BOSS直聘数据,特斯拉、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的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各家公司对软件工程、智能互联、自动驾驶等岗位需求上涨将近2倍,平均薪资同比涨幅21.6%。

车企对于自动驾驶人才的争夺,以及人才断层,造成了招聘市场上出现企业工资倒挂、行业抢人才的内卷现象。

比如,上海某车企2021年给感知算法工程师开到50万年薪,给深度学习框架不到3年工作经验的员工开出75万年薪的高价。要知道,在该企业任职12年的部门总监才有100万的年薪。

这些车企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向外界宣誓,自己要在“乱世”中塑造和维护自己的“灵魂”。

03 自动驾驶需要一场“泡沫”?

不过,虽然智能驾驶的很多功能,马上到了大规模商用的阶段,但不同于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发展,智能驾驶的实际进程要远远不及预期。

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自动驾驶处于激进狂热的状态,直接踩准L4级以上级别,特别是无人出租车市场,但是后来被接连证明大规模完全上路是基本不可能的。

2018-2019年左右,车企与部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开始往L3看齐,好几家车企把2020年定为一个推出L3车型的时间点。但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空白,目前国内车企仍无一兑现。

其中的原因有交通环境的复杂性,量产实现成本之间的矛盾,以及法律法规的限制等现阶段难以调和。

眼下,业内又重新燃起对自动驾驶的追逐热情,车企的智能驾驶功能逐步上车,但与此同时,事故也在不断增加。

4月11日,有小鹏汽车车主发布视频维权,自己上国道开启了小鹏的自动驾驶行驶功能,行驶了十几公里后,前方出现一辆侧翻车辆,自己驾驶的小鹏P7汽车没有发生任何报警或提示,也没有减速,径直撞了上去。

实际上,车主用辅助驾驶时发生事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严重的一次。2021年8月,昵称为“萌剑客”的车主在驾驶蔚来ES8启用NOP领航状态后,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终年31岁。

这些自动驾驶失控事件,让用户的认知与预期偏差再次显现,也让从业者对自动驾驶谨慎的乐观。

“事物迭代进化过程中总有各种错误,行业内的人都明白智能驾驶还有许多技术短板未解决。”一位自动驾驶从业者叶睿(化名)对车市物语说,“但自动驾驶也不会因为发展坎坷而因噎废食,而是应该更加理性地看待自动驾驶。”

展望未来,从参与者的角度看,因为云集了众多自动驾驶企业,该市场将持续热闹;从竞争的角度看,自动驾驶人事变动、高管频频开启创业之路,也将搅动自动驾驶市场,持续上演残酷的厮杀。

而从人才的缺乏与大量的资本看,很容易形成一个眼熟的经济现象——泡沫化。

“适当的泡沫是有益的,资本市场可以为自动驾驶提供融资并承担试错成本,鼓励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勇于创新。这会吸引更多人才主动投入于赛道中,人才培养体系才得以搭建起来。”叶睿认为,这就和一瓶啤酒一样,完全没有泡沫,总归不是一杯好啤酒。

回顾自动驾驶发展的几个阶段,该领域已经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去泡沫”阶段,现阶段的泡沫已洗过一轮。适当的泡沫将帮助推进自动驾驶发展,即使在破灭后,有科技基底的人才将持续存留,企业密集度会变得更集中。

从自动驾驶高管人事变动看,这样的波动在短期内还会持续。内在因素看,车企的智能驾驶之路依旧坎坷,到底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溢价,还需要时间的验证;外在因素看,自动驾驶赛道足够宽广,“抢人大战”不可避免,当然也会有一批优秀人才更乐意实现自我价值。

无论如何,相信自动驾驶赛道在经过多次清刷之后,会迎来真正质量的成长。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自动驾驶拉锯战
新能源汽车混战2021:新势力“筑墙”、老玩家加速、大厂争做“跨界之王”
“自动驾驶”夺命,蔚来涉嫌误导用户
蔚来称未篡改数据、无员工被警方传唤,李想、沈晖就自动驾驶纷纷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