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直播的第164天:没有退市,也没见朝阳

中国初代“互联网教父”的美丽新故事。

文|雪豹财经社 秀 一

编辑|李 靖

“搜狐公司没有要退市”。

4月18日,搜狐创始人张朝阳的朋友圈“声明”在网上刷屏。除了辟谣“搜狐退市”的传言外,还特别为自己的知识直播《张朝阳的物理课》正了次名。

这一天也是张朝阳做“物理学张老师”的第164天。

从去年11月5日开始,张朝阳的头衔,除了搜狐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之外,又郑重其事地增加了一个物理学“张老师”。

从当年那个半裸登上时尚杂志、滑轮滑、耍剑的高调“互联网教父”,摇身一变成为“张老师”,张朝阳一改昔日不羁的姿态,变得端庄且认真起来。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搜狐的式微,张朝阳也有意无意地逐步淡出公众视野,如果没有2021年搜狐知识直播《张朝阳的物理课》,没有日前抖音宣布与搜狐合作,没有此次在中概股系列危机中被提及,或许搜狐也没多少机会再次“上头条”。

曾经的PC时代第一门户网站和初代“中国互联网教父”,如今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最有价值的成长点,分别是知识直播和物理课。

创始人跨界做起了物理老师,仅是一次“小而美”的尝试?还是真看到了带领搜狐再次起飞的契机?

最“豪”物理老师

2022年4月18日,已从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专业毕业20多年的张朝阳,物理课开播了164天。

流量至上的现下,在充斥游戏、娱乐等各种噱头的直播间中,物理课直播简直是清流中的清流。

稳健的台风,高深的物理学知识信手拈来,开播至今,被观众评价“讲起物理,眼里有光了”的张朝阳,已经从力学的牛顿定律,讲到飞船的角速度,从原子核物理学讲到量子力学,从物理学公式的推导,讲到贴近生活现象的物理学知识。他用“直播白板”推导还原出了19世纪末物理学史上“两朵乌云”之一的“紫外灾难”,并介绍了普朗特黑体辐射公式的普遍性应用,让人不明觉厉。

在门户网站时代,搜狐是中国互联网开山鼻祖级的企业,但PC互联网时代还未结束,就被BAT超越。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狐更是被“后辈”远远甩在了身后。

但在企业生命周期越来越短的互联网行业,搜狐却也创造了一个长寿奇迹。张朝阳始终在“再造搜狐”,2010年打造的是畅游、搜狗、搜狐视频三架马车。2020年则开始把社交和直播,作为搜狐产品爆发的两个关键机会。

以《张朝阳的物理课》为代表的知识直播,正是他为搜狐选定的发力点之一。

张朝阳在物理课开播之后曾表示:“直播行业最初是娱乐秀场直播,后来发展到带货直播,搜狐视频将开始第三个赛道,即价值直播和知识直播。”

早在2016年,张朝阳就在搜狐视频通过开播《张朝阳的英语课》探索直播这个风口,但反响不大,直到去年物理课的开播,才为搜狐带来了些许热度。如今张老师每周周五和周日教物理,周一至周四,外加周六用来教英语。

《张朝阳的物理课》搜狐视频主页

搜狐视频的直播除了张朝阳的英语和物理课,还开播了汽车、美妆、情感心理、文化教育、房地产、健康、美食、母婴亲子等专业内容。张朝阳表示,“我们认为知识传播是长久的事情,我们先开始做,就可以抢占先机。”

张朝阳,从教英语课到教物理课,过了近六年的主播生涯,终于在物理学知识直播阶段,有了更广泛的影响力。

但是,承载其愿景的知识直播能带领搜狐走向复兴吗?

绝地创新

即便抢占了先机,搜狐视频的直播目前尚未为搜狐的复兴带来突破。

把复兴的希望放在一个已势单力薄的平台上,风险不可谓不大。《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综合视频平台中第一梯队的五大平台是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哔哩哔哩,共占据了88.3%的市场份额,留给搜狐视频的空间早已所剩无多。

追溯到2015年之前的时光,搜狐视频还在中国PC互联网时代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2010-2013年,其市场份额仅次于彼时的老大优酷。据艾瑞咨询数据,2015年上半年,搜狐视频的日均覆盖人数排在“优酷土豆”和爱奇艺之后,稳坐前三甲,但这也是其最后的高光时刻。

2009年至2014年,搜狐视频通过大手笔的烧钱在版权大战中抢夺先机,并先发制人抢占了美剧赛道。《老友记》《越狱》《生活大爆炸》等爆款美剧皆被其收入囊中,“看美剧上搜狐”的口号流传一时,彰显着彼时搜狐视频的风光无两。

好景不长,限外令的出台,以及财大气粗的BAT正式入局扶持“爱优腾”,让很差钱的搜狐视频逐渐力不从心。当时,虽然张朝阳选择了自制节目这个小而美的“退路”,《屌丝男士》《屌丝女士》《匆匆那年》《法医秦明》等自制剧,也让其在一段时间内收获了不错的曝光量,但“蚂蚁如何撼大象”,靠烧钱换市场的互联网视频“生存法则”,已容不下无钱可烧的搜狐视频。

搜狐视频的掉队几乎与搜狐的式微同步,后者自2017年至2019年陷入持续亏损。

搜狐主营业务中,随着畅游的私有化,以及搜狗卖身腾讯,张朝阳手中的底牌也仅剩了搜狐网“本狐”一张。

据财报,媒体广告业务和游戏是搜狐网收入的主要来源,但二者近年来表现各有隐忧:广告业务持续下滑,2018-2021年,年收入分别为2.32亿美元、1.75亿美元、1.47亿美元、1.35亿美元。

作为现金奶牛的游戏业务虽稳步上涨,但细究之后不难发现,其收入仍靠着2006年推出的天龙八部IP来维持,至今未出现第二个爆品,能否提供持续性增长动能实未可知。

直播是当下的风口,搜狐视频与其同属“视频”一脉,“别无选择”的张朝阳也只能把搜狐网“复兴”的大旗放在了搜狐视频肩上。

打开搜狐视频,“不只看剧,还有直播”的Slogan似乎展示着搜狐转型的决心。

2020年年底,张朝阳把直播纳入到搜狐的内容生产和分发的框架:搜狐视频是直播中台,负责打通五朵金花(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PC门户、搜狐视频和狐友)的产品矩阵。

相较于已成红海的秀场直播、带货直播,知识直播确属蓝海。张朝阳的英语课和物理课的直播,以及完整版回看,都放在了搜狐视频。但搜狐要开辟知识直播的新赛道,仅靠一位中国最“豪”物理老师肯定不够。为了吸引更多直播主播,张朝阳表示,会在流量和产品方面给予支持。

美丽新故事

“隐匿”许久的张朝阳自2020年以来恢复昔日的高调,常在公开场合强调要推动搜狐视频构建知识直播平台,对这个赛道的重视溢于言表。

知识直播对于搜狐来说是个机会,但想要突出重围其实并不容易。

直播早已是长中短视频平台的标配,即便是麻省理工博士、“互联网教父”亲自现场做知识直播,也双拳难敌四手。事实上,“狭窄”的知识赛道如今也是巨头林立——

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自2020年就已深耕知识内容,推出“知识创作人”激励计划,投入百亿展现流量;抖音在过去一年投入百亿流量扶持知识创作者;快手推出两季大型知识直播活动“快手新知播”;B站此前为知识UP主提供百万奖金和上亿流量扶持;作为全网知识类内容和创作者储备最丰富的平台,知乎早已在首页开通视频入口,号称提供亿级曝光流量资源。

知识直播赛道并非如张朝阳描述的那般清净,混战下的搜狐知识直播前途仍不可知。

此外,与游戏、娱乐、电商直播相比,知识直播业务对于流量扶持的依赖性更高。而早已跌出视频平台第一梯队的搜狐视频,显然不具备聚集流量的能力。

在搜狐视频直播页面的“热门播主”推荐栏上,位居第一位的“正圆子”粉丝数仅7.1万,对比抖音、快手、B站等动辄数千万粉丝的知识主播,这个数字让人唏嘘。

搜狐视频直播页面

张朝阳是搜狐视频最大且最知名的主播,粉丝数虽为5100万左右,但互动数多在300人次上下。已涉足知识直播多年的搜狐视频至今除了“张老师”,仍未打造出其他全网知名主播,在流量为王、粉丝经济的直播时代,搜狐视频的成绩也很难称得上合格。

知识直播赛道巨头林立,想要靠此复兴、再次起飞,搜狐机会渺茫。但每次张朝阳在直播时所展现出来的专注和专业,都使观众们接受了一次硬核科学的洗礼。张朝阳从讲课中获得了传道授业解惑的快乐,粉丝们学习到了物理知识,至于搜狐能否中兴,或许已少有看客在乎。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教英语、讲物理,张朝阳终于找到舒适区
张朝阳 : 先驱、寡人与网红
张朝阳当学罗永浩
张朝阳为什么留不住搜狗?市场占比一度达80%,如今卖身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