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撑不起波司登的“出海野心”

为什么波司登会如此热衷于ESG治理?其又能否真正在ESG浪潮中吃到真正的红利?

文|螳螂财经 青月

ESG(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这把“火”,烧的是越来越“旺”了。

在“双碳”目标和市场的双重驱动下,各大企业这几年都不约而同的开始关注起ESG,特别是在二级市场上,不少上市公司开始将ESG报告作为“第二财报”进行披露。

中国上市公司协会数据显示,超过1700家上市公司单独编制并发布2022年ESG相关报告,占比34%,较上年的1112家ESG披露企业,净增近600家。国资委最新的工作方案,更是对上市央企ESG报告进一步提出要求,力争到2023年相关专项报告披露“全覆盖”。

而这把熊熊燃烧的ESG之火,甚至还蔓延到了服装行业。近日,波司登发布了《2022/23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

这是继2017年波司登发布第一份ESG报告以来,主动披露的第7份ESG报告。报告显示,波司登连续实现ESG评级稳步提升,MSCI明晟ESG评级荣升为“A”级,并获得CDP气候变化“B-”评级,是目前为止中国纺织服装企业获得的最优评级。

为什么波司登会如此热衷于ESG治理?其又能否真正在ESG浪潮中吃到真正的红利?

出海“敲门砖”

波司登热衷于ESG治理这件事,往上其实可以追溯到在环境污染方面表现突出的服装行业。

世界上17%至20%的工业废水污染来自纺织工业的染整加工。纺织行业每年排放20吨有毒废水,水中充满各种有毒物质,如硝酸盐、铜、砷、铅、镉、汞、镍等有毒重金属,可以说服装行业已经成为了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污染行业,也正因如此ESG治理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服装企业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

不过,在「螳螂观察」看来,波司登将ESG融入商业设计背后,或许有出海方面的考虑。

面对海外市场,这个成熟且巨大的“蛋糕”,波司登一直跃跃欲试,这一点从其一直标榜的“畅销全球七十二国”也能看得出来,但波司登讲的这个品牌国际化故事里,“水”含量似乎有点高。

依照波司登自己的说法,从1999年波司登进入国际市场,旗下羽绒服已经销往美国、法国、意大利等72个国家,并且,去年八月,欧睿国际报告认证也显示,波司登羽绒服销售额、销售量同时位列第一,规模全球第一。

但事实上,翻阅历年财报后可以发现,波司登并未明确披露出口业务数据,按地区划分的零售网络也全是国内各大区。“市值榜”也曾根据波司登年报梳理,发现其欧洲业务收益(包含租金收入)占整体业务净利润不到1%。

销售收入高度依赖内地市场,出口业务没有财报数据背书,“畅销全球七十二国”这句广告语里,或许只有“畅销”二字沾点事实。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讲好品牌国际化故事,波司登盯上了“ESG”治理:

一方面,海外市场颇为看中合作伙伴ESG,金融界上市公司研究院数据显示,发布ESG报告的518家企业,涉及境外业务有356家,占比为68.73%。

ESG已经逐渐成为企业寻求合作伙伴、供应商的标准之一,所以如果波司登想要在海外寻找新的增长,真正做到“畅销全球七十二国”,那么,ESG披露便尤为重要。

另一方面,随着ESG正在成为国际投资界的共同语言,如果波司登没有做好ESG和“双碳”工作,那么很有可能会在服装出口中陷入被动。

鼎力可持续数字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中国ESG 30人专家王德全也曾表示:“一些国际价值链里的企业,它的下游客户可能是一些国际大企业,而海外市场对于碳排放的披露等要求很严格,欧洲还有碳关税。如果这类问题解决不好,就有可能导致出口企业丢失订单、价格受影响等。”

除此之外,对于波司登这种身处重污染行业中的企业,积极参与ESG治理,某种程度上对企业自身的声誉价值是有正向反馈的。

不仅可以提高消费者的好感度,还可以争取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支持,提升企业应对转型风险能力,规避绿色低碳转型背景下的金融风险。

可是,即使连续实现ESG评级稳步提升,但这仍难作为波司登“畅销七十二国”的筹码。

ESG难成波司登“畅销七十二国”的筹码

必须承认的一点在于,关于ESG治理,波司登确实做了许多。

比如波司登在具备条件的华东仓库屋顶铺设了光伏发电设备。2021年,华东仓库光伏发电量为934兆瓦时,占华东仓库电力消耗的23%;又比如,波司登服装上普遍使用的DupontTM Sorona®纤维新型环保面料为例,以纯天然植物成分为核心原料,减少对石油资源的依赖性。

可是「螳螂观察」认为,这或许并不能成为波司登出海的“筹码”,要知道现在的国际羽绒服市场里,竞争可谓是非常激烈。

一边是盘踞高端市场多年的盟可睐和加拿大鹅,再者,服装行业的老牌玩家,也抢占了部分高端市场资源,像因2022年北京冬奥会加拿大代表团身上的红色羽绒服而火出圈的LuLulemon等等。

就以加拿大鹅为例,从其8月3日披露的最新业绩报告可以看出,一季度加拿大鹅全球收入同比增长21.3%至8480万加元,其中直营渠道营收同比增长60%,可比销售额增长28%,这些品牌在全球市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都不是如今的波司登可以比拟的。

况且,在海外市场,ESG治理只是一个稀松平常行为,2020年加拿大鹅就发布可持续发展承诺,并已经做出、已经完成与正按计划推进的承诺,同时特别关注材料、化学品、温室气体(GHG)减排、供应链和劳工权利,以及多样性和包容性在内的人文关怀举措。

简单来说,面对海外市场激烈的竞争与实力强劲的对手,ESG治理是波司登的“必答题”而不是“加分题”。

更何况,从波司登历年的财报数据可以看到,其一直未披露公司的研发费用及更具体的投入比例,仅表示“集团一贯注重产品创新,将科研技术创新纳入供应链重要核心战略,并持续加重投入”,然而,研发投入的含糊其辞,反映到产品层面,则变成了一系列质量问题。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波司登”的投诉量已经达到了1550次,其中不乏有关质量问题的投诉。

还有媒体曾报道,河北的王女士花费上千元买了一件波司登羽绒服。由于疫情居家隔离,一直没有穿。直到冬天她穿上了这件衣服,却感觉背部发冷,才发现,原来衣服背部没有充绒,只有两层布。可是,在她联系客服售后时,却被对方以过了一年质保期为由拒绝,甚至是付费也无法处理。

事情曝光后,话题#波司登羽绒服背部未充绒只有两层布#当天阅读量达了7530万,冲上了热搜榜,讨论量也将近2500次。

诸如此类的事件并不在少数,而一次质量问题引发的社会讨论度,以及对品牌价值的影响,或许会进一步放慢波司登进军海外的步伐。

另外,ESG目前来说还只是一个新事物,在不同的评级机构之间,ESG的评价结果差别很大。例如,在企业评级方面,MSCI根据发行人管理ESG因素带来的财务风险的能力对其进行排名,而其他评级机构往往采取更广泛的方法,因此不同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可能存在差异,甚至可能互相矛盾。

标准混乱,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还需要推动统一的ESG披露标准落地,并由政府监督,避免ESG沦为“玩概念”的工具,杜绝“漂绿”问题的出现。在“靴子”没有落地之前,针对波司登等企业在ESG治理方面的成绩,或许还要经历一段时间的争议。

总而言之,在绿色潮流席卷全球时,波司登确实通过ESG建立了一定的环保优势,但想要进一步提升出海品牌力、拓展企业的长线想象力,波司登或许还是更需要在产品和创新上“下功夫”。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