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华为围猎华米
摘要

华米想要站稳脚跟,还是要居安思危,在产品价格和产品定位上与华为间隔开来;而是否能与小米保持好互利关系,将会直接决定自有品牌的走向。

投稿来源:子弹财经

华米科技的一季度财报整体上来说差强人意。

6月3日晚间,纽交所上市公司华米科技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根据财报显示,华米第一季度营收为7.996亿元,同比增长36.5%,归属华米的净利润为7530万元,同比增长409%,出货量超过560万。

单纯从一季度财报上来看,华米的利润和营收都在不断增长,整体呈现良好态势,但事实上却并得如此。

根据华米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华米当季营收为12.246亿元,净利润为1.465亿元,归属于华米的净利润为1.26亿元,出货量超过920万。

在上个季度财报发布时,黄汪对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预期为7.5亿元到7.7亿元,虽然实际营收的确超过了预期,但仍然不得不正视的一个现况是,华米的营收从12.246亿元跌至7.996亿元,出货量从920万跌至560万,几乎腰斩。

此外,财报中还有一个比较值得思考的数据:第一季度华米总运营支出为1.39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378亿元增长了1.5%,而研发支出则为7240万元,同比下滑2.0%。

在智能硬件制造企业中,研发费用大幅缩减并不是一件常见的事,不过单从运营支出和研发支出数据上很难判断企业的实际情况,但显而易见的是,华米的智能穿戴业务已进入调整期。

01

智能手表的春天

2013年的一天,雷军找到华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黄汪,他坦言正准备做小米手环,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将会卖出100万个。然而黄汪并不太相信,当时手环还只是新鲜事物,能卖得出卖不出还只清楚,100万个恐怕只是天方夜谭。

小米手环在四年后迎来了巅峰,2017年第一季度,小米手环的出货量达到360万,超过苹果和Fitbit,一举成为全球销量最高的智能穿戴设备品牌。雷军和黄汪两人也硬生生将一个小众品类变成了最受欢迎的消费电子产品之一。

但这种巅峰状态,以小米手环为首的智能手环产品并没有维持太久。

这是由市场环境决定的。2014年8月,小米手环正式开售,一个月后,在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第一代AppleWatch亮相于公众,2015年3月,这一款在当时并没有被人看好的智能手表正式开售。

随后几年,整个可穿戴产品市场呈现出从手环到手表过渡的趋势。

这一趋势最终在市场调研报告中得到了验证。不久前,市场研究机构IDC发布了《全球可穿戴设备季度跟踪报告》,根据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达到4960万部,同比增长55.2%,其中最亮眼的是腕带可穿戴设备,占据了63.2%的市场份额。

报告最终还指出,2019年全球可穿戴市场出货量预计将达到2.229亿台,这一数值将在2023年增长至3.023亿台,快速增长的背后,智能手表和智能耳机将成为市场最大的增长动力——到2023年,这两大品类将占据可穿戴市场整体出货量的70%。

02

华米抢占高地

在华米的官网Banner上,手环的位置被放置在了第四页。

智能手表开始崛起的同时,帮华米打响名号的智能手环显然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面对这种趋势,黄汪在2016年就已经有了准备。

对于智能手环这一品类而言,便宜、轻便是它的优势,但也是桎梏。无论手环怎么升级,其硬件形态已经注定了这一产品很难翻了智能手表的天。

第一代AppleWatch面世后,就成为苹果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

相较于只能作为手机的附属品且功能简单的智能手环,智能手表在移动场景中所拥有的功能和便利是智能手环无法企及的,即便是售价会比智能手环贵几倍到几十倍,在市场中依然受到了热烈欢迎。

华米准备抢占高地。

黄汪的策略,是大力扶持自己旗下的独立品牌AMAZFIT。

AMAZFIT是华米的一张王牌,黄汪不甘心只作为小米的代工厂而存在,也不愿把盈利压在售价低廉的小米手环上,他对AMAZFIT有着两个方面的期待:一方面是趁着这一波全球智能手表市场快速增长的良机跑马圈地,另一方面是帮助华米逐渐摆脱了对于小米手环营收的依赖。

根据招股书,华米科技的收入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销售小米可穿戴产品,另一方面是自有品牌产品及其他产品取得收益。

上市前,小米手环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为华米科技贡献的收入分别为8.7亿元、14.34亿元、19.27亿元,占到华米科技同期收入的97.1%、92.1%、82.4%。

上市后,这一数值降到了21.76亿元,仅仅占同期收入的59.7%。

在最新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华米科技的毛利率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25.0%上升到27.2%,华米方面给出解释是,受益于定位高端的自有品牌AMAZFIT产品的增长,以及供应链管理的优化。

黄汪也承认,“与去年同期相比,华米自有品牌及其他收入增长了62.0%,并且贡献了整体营收的41.3%。”

但从数据上来看,AMAZFIT并没有达到黄汪的预期,小米手环产品依然是华米科技营收的主力。

2018年,华米科技整体出货量达到2750万,其中小米手环产品销量约为2440万,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产品出货量约为310万。在截止2018年12月31日华米科技7930万出货量中,小米手环占据了绝大部分。

如此看来,华米科技仍是一个对小米有着极强依赖度的手环大厂。

2018年全年,华米科技海外版本产品出货量占比高达44.2%。到目前为止,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智能手表已经进入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在内的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

但是根据国际市场数据机构Counterpoint刚刚发布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比去年同期飙升48%,达到2.25亿台。

其中,苹果AppleWatch的出货量排名第一,占比达到35.8%,三星出货量排名第二,占比为11.1%。

而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智能手表排名第五,占比3.7%,同比下降了1.1%,在智能手表市场日益扩张的过程中,依靠自有品牌征战的华米并未在苹果、三星等竞争对手面前展现出很强的竞争力。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Counterpoint的统计中,华为智能手表的出货量排名仅次于AMAZFIT,占比为2.8%。

看起来,与苹果和三星相比,华为似乎才是华米真正的竞争对手。

03

华为突然加速

华为虽然不声不响,但却一直在闷头追赶,在可穿戴设备市场里,华为发展最为迅猛。

根据IDC提供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华为市占率达到5.2%,位列全球第四,同比增长147%;到了第二季度,华为市占率已经达到了6.5%,同比增长118.1%。

华为之所以能在可穿戴设备上激流猛进,最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个原因也是华米难以回避的问题:智能手环和智能手表的销量,严重依附智能手机的市场表现。

2016年,黄汪在推出AMAZFIT智能手表时,曾找过雷军,试图用“小米手表”的旗号来打响知名度,但雷军却忌惮于799的产品定价,以价格过高为由否定了黄汪的想法。

可穿戴设备的交互和使用场景,严重受制于体积限制,大部分的基本设置、信息展示都需要通过手机App来协助完成。

从目前的主流产品来看,可穿戴产品基本没有完全脱离手机独立使用的能力——除了搭载LTE的部分产品和用来代替电话的儿童手表外,智能手表仍然需要依赖手机。

一方面想要摆脱对于小米手环的依赖,一方面又表现出对于手机硬件的严重依赖,与华为在可穿戴设备领域扶摇直上的状态相比,华米科技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很尴尬的处境之中。

黄汪或许怎么也想不到,华为会突然加了速,2018全年,华为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增幅超过120%,增速位居全球第一。

不光是在无法脱离手机的智能手表领域布局,华为还在可脱离手机且独立使用的儿童智能手表领域大放异彩。

华为儿童手表3Pro的发布,让华为在儿童智能手表的高端市场站稳了脚跟。

由于儿童手表针对的用户群体比较特殊,用户更加关注智能手表的品质、安全、定位和通话等功能,比如家长需要知道孩子所在的位置,遇到紧急情况能和孩子在第一时间进行通话。因此,定位和通话等基础功能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在这方面,华米显然跟华为不是一个量级,华为更像是军队,而华米则显得形单影只很多。以华为在可穿戴设备领域的产品布局和渠道,华米现有的地位很难不被挤掉。

结语

就财报和市场调研报告来看,华米的情况不容乐观。

不过华米想要站稳脚跟,还是要居安思危,在产品价格和产品定位上与华为间隔开来,实际上,小米依旧是一个很好的盟友,是否与小米保持好互利关系,将会直接决定自有品牌的走向。

毕竟对于华米来说,现在的处境很尴尬,而且自有品牌的养成之路任重且道远。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股权冻结、现金吃紧,财务状况危机四伏的力帆驶向何处?
2
爱优腾B站齐压码互动视频,技术与内容制作问题待攻克
3
万达体育拟赴美上市,能否乘冬奥会东风完成万达转型
4
换帅关口加码科技,亏损窘境下众安保险科技美好故事如何续写?
5
华侨城频频置出资产“止血”,“大会战”一年后云南布局“洗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