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井坊多位高管辞职,为酱酒“梦碎”业绩下滑“买单”?

帝亚吉欧该拿水井坊怎么办?

文|氢财经 王婷妍

近日,川酒水井坊连续发布多条董高监辞职公告,这是年内水井坊的又一次人事变动。据了解,发布董高监辞职公告的同时,水井坊还发布了多条任职公告,新任任职员工均存在水井坊母公司帝亚吉欧任职背景。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距离水井坊发布半年报仅一月之久,而巧合的是,去年发布半年业绩报告后,水井坊也进行了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更巧合的是,去年上半年及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均不符合市场预期,基于此,水井坊频繁的人事更替或与业绩的下滑存在一定关系。

而年内水井坊拟砸重金5.6亿元进军酱酒高端市场的计划,也在8月初“破灭”,业绩下滑、进军高端无果,除了人事更替以外,帝亚吉欧该拿水井坊怎么办?

业绩下滑,高管“买单”?

8月31日晚间,水井坊接连发布了多则董高监辞职公告,公告内容称收到董事会秘书田冀东;公司监事、监事会主席陈岱立及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及薪酬委员会委员Sanjeev Churiwala的辞职报告,辞职原因均为“个人原因”。

除此之外,水井坊还表示近日收到了公司监事张永强的辞职报告,辞职原因为“工作需要”,因张永强的辞职导致监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三人,所以在新任监事成为正式监事前,张永强仍继续履行监事职务。

以上职务新任任职员工均为有帝亚吉欧任职背景的 TanyaChaturvedi、Sathish Krishnan及江虹代替。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水井坊发布了上半年业绩报告,据了解,水井坊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8.37亿元,同比增长128.44%;归母净利润3.78亿元,同比增长266.01%;归母扣非净利润3.9亿元,同比增长304.93%;但第二季度单季度,水井坊净利润为-0.42亿元,为亏损的状态,远远不及市场预期,受此影响,水井坊连续两日以盘中跌停报收。

无独有偶,2020年上半年水井坊业绩爆雷,营收、净利均同比下滑逾50%,而就在发布半年报不久后,水井坊同样收到了高层管理人员的辞职报告。

结合起来,不难让人联想到,高层人员的辞职与水井坊业绩下滑有一定的关系,换言之,董高监的辞职或许是在为水井坊业绩下滑“买单”。

但就目前来看,此举并不是解决水井坊业绩下滑的“良药”。

“酱酒梦”破灭?

近年来,水井坊不断向高端化推进,并且将今年第二季度的亏损原因归结于高端化,“为推进公司高端化战略,公司加大了对高端化等项目的费用投入,短期利润受到一定影响”水井坊在财报中表示。

而今年上半年,水井坊公告称与梁明锋、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签署框架协议,拟成立注册资本为8亿元的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其主营业务为销售高端酱香型白酒。

其中,8亿元注册资本中,水井坊以现金形式出资5.6亿元,占合资公司总注册资本的70%,而5.6亿元是水井坊2020年全年近80%的净利润,可见水井坊实现高端化目标的决心之大。

事与愿违,8月1日晚间,水井坊公告称双方经过多轮磋商、深入探讨后,在合资项目的若干重要商业安排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遂终止了与梁明锋及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的框架协议。

彼时,水井坊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此次只是终止了组建合资公司这一种合作模式”。也就是说,虽然框架协议终止了,但水井坊并没有放弃对酱酒的探索。

白酒行业评论人士蔡学飞表示,酱酒品类的崛起是一个长期趋势,机会不会是稍纵即逝,因此水井坊的跨香型布局战略就是一场长跑,这不是一两年甚至三五年的事情,更需要企业在保持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节奏下稳步推进,并非快就是好。

即便如此,仅一个高端化的梦就侵蚀掉水井坊大部分利润的空间,如果再来一个酱酒,水井坊净利润空间难免会遭到更大程度的挤压。

“水土不服”的帝亚吉欧

据了解,水井坊是目前为止我国19家上市白酒公司首家外资控股企业。2006年国际洋酒巨头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第一大股东全兴集团43%的股份,间接持有水井坊16.87%股份,成为水井坊第二大股东。其后通过不断“努力”,帝亚吉欧终于于2013年全资持有全兴集团全部股份,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水井坊的实控人。

在水井坊成为帝亚吉欧控股公司以来,其业绩不但没有得到有效提升,反而大幅下跌。2013年水井坊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0.13%,净利润更是暴跌-144.76%;2014年水井坊营业收入下降24.88%,净利润下降165.36%,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更是堪忧,并戴帽成为ST水井。而彼时的水井坊总经理均为外籍人士。

或许是帝亚吉欧认识到,外籍人士对中国白酒市场的不了解导致了业绩的不理想,遂于2015年起水井坊的总经理均为国人,其业绩也扭亏为盈,并进一步定位于高端产品,但水井坊高层的频繁更换还是导致了水井坊落后于行业整体发展。

即便水井坊销售费用随着不断向高端化的推进而水涨船高,甚至一度在今年上半年销售费用比例高达30%,但还是没能挤进“茅五泸”高端酒的阵营。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目前高端产品主要被五粮液普五、贵州茅台飞天茅台和泸州老窖的国窖1573占据。而近年来洋河股份、山西汾酒也在向高端产品发力,并已逐渐占有一席之地,与此同时其业绩增速也跟得上向高端发力的脚步。

而2020年至2021年上半年,水井坊的业绩已显现“疲态”,在此基础上,水井坊还频繁更换高层,帝亚吉欧着急的心我们可以看的出来,但一味冲击高端及更换高层并不能解决问题。

“寻求高端无门”、业绩下滑或许是水井坊在向帝亚吉欧诉说此举的不可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烈酒巨头”保乐力加、帝亚吉欧入华建厂,本土威士忌市场“翻盘在即”?
水井坊前三季度净赚10亿,2大流通股东三季度减持1660万股
“50亿军团”扩容,白酒腰部生变
市值蒸发200亿,外资控股的水井坊带崩白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