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醇锁定蔺郎酒业,挺进茅台镇只是时间问题?

分析人士称,未来不排除贵州醇会进一步将收并购的计划扩张至茅台镇,但短期内应该不会成行。

文|酒讯  朱莉

预告、揣测、揭晓……短短一个多月,贵州醇董事长、总经理朱伟把贵州醇的收购大计编排得跌宕起伏。9月15日,答案准时揭幕——贵州醇和江苏综艺集团旗下三际投资公司共同全资收购泸州蔺郎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而非此前传言的标的贵州青酒集团。

有酒就有故事,能把故事讲得这么有声有色,朱伟绝对称得上酒圈为数不多的出色“说书人”。当然,众人在佩服其营销战斗力的同时,对这家冒然突进的“全国第三大酱酒产能企业”有了更多的疑惑——还有谁能去填贵州醇4万吨的产能缺口?“第三大”含金量如何?青酒到底还有没有戏……

众多疑惑也从侧面印证了,好奇的猫猫们已被朱伟拿捏住。

01、全国第三?

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被贵州醇招安的蔺郎酒业坐落于四川古蔺县永乐镇,2009年成立。官方披露信息显示,该公司拥有酱香型白酒产能约10000吨,储酒能力30000吨。现拥有基酒7000余吨,其中5-12年老酒约6000吨。2019至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主营收入3.21亿元和5.2亿元。

8月4日,朱伟发出了贵州醇收购的标准是——产能超过5000吨、优质产区产以及酱酒企业。随后,朱伟陆续公开信息将标准修改为“产能超过1万吨”、“赤水河产区”以及“酱酒企业”。

在此过程中,业内人士以及网友一度将贵州醇的收购标的锁定在位于贵州黔东南的青酒集团。据悉,青酒集团早期红极一时,在2010年左右达到10亿规模,2年后规模甚至扩大到仅次于茅台集团的程度,且多次获得“贵州名酒”的称号。

更巧合的是,在2020年末就曾传出,青酒集团已在接触资方洽谈投资事宜,投资资金超亿元,除了缓解公司债务压力以外,还有意试图打造青酒酱酒品牌。

种种巧合,只是围观群众的意会,但朱伟的“煽风点火”让猜测有了板上钉钉的假象。9月14日,朱伟在其个人社交账号上连发5条有关青酒的状态,包括“青酒和贵州醇太多相似之处”、“青酒为何落伍”、“喝杯青酒,交个朋友”等。甚至在9月15日答案揭晓当天,他还更新了一条带有“贵州青酒集团”门牌的照片,并提问:“这是哪家酒厂的办公大楼这么气派?”全然一副一家人的姿态在做例行宣传。

“抱歉,不是青酒!”朱伟最后的温柔,是解散胡乱吃瓜的群众。但同时也扔出新的炸弹——此次收购之后,贵州醇广告语正式改为:全国第三大酱酒产能企业!

查询公开数据可以看到,在贵州醇收购蔺郎酒业之前,产能排名前三的酒企是5.6万吨的茅台、2.5万吨的习酒、2万吨的郎酒。而经历此次收购后的贵州醇,以自身1.25万吨产能叠加收购的蔺郎酒业万吨产能,以实现超过2万吨的产能,进入酱酒行业前三。

02、挺进茅台镇?

如果不是朱伟“起哄”,青酒集团或许不必遭此一番打量。事实上,朱伟有句话说得很明白——青酒和贵州醇很像。除了“没落的名酒”这一标签像,还有它们的生产模式也类似。

贵州醇位于黔西南,青酒集团则位于黔东南,均非赤水河产区的核心位置。早年间,两家酒厂都是以浓香白酒的生产销售为主。其中贵州醇是在2001年之后才进行酱酒生产。因此,严格意义上,主打“真年份”的贵州醇,兜里是掏不出30年以上的年份基酒的。

相比于找一个同病相怜的病友,贵州醇更愿意找一个能取长补短的战友。从地理位置来看,蔺郎酒业位于古蔺县永乐镇,离“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的郎酒仅30余公里的距离,理论上也属于“赤水河左岸”的概念,换言之,比起远离茅台镇的青酒集团,蔺郎酒业能为贵州醇补给更“正宗”的酱酒产能。

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权图对酒讯表示,贵州醇原来是浓香型白酒企业,其酱酒产能比较薄弱。通过此次收购,快速地通过时间换空间的办法,把酱酒产能夯实;也让酱酒产能基地回到赤水河边来,回到比较正统的产区上来。

目前正值茅台镇整改,掀起中小企业“小并大”浪潮,也为资本进驻茅台镇打开风口。对于贵州醇是否会进一步挺进茅台镇进行产能收并购,权图表示,目前茅台镇并没有贵州醇所期待的“万吨”产能的大标的,同时茅台镇现在大力整顿的都是中小酒企以及作坊式企业,并没有并购价值。

按照此前规划,贵州醇将在2025年底实现酱酒产能4万吨。目前2万吨的产能即便有“第三”之衔,但在新一轮的酱酒扩产之后,优势并不明显。快速走到4万吨,是贵州醇的当务之急。

北京君度卓越咨询公司董事长林枫对酒讯表示,从营销看,此次贵州醇收购蔺郎酒业在把握产业机会、以小博大、公关造势、拢合资源方面,都做得不错。根据现在的情况,未来不排除贵州醇会进一步将收并购的计划扩张至茅台镇,但短期内应该不会成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青醇之恋”盖章,朱伟抱得青酒归
贵州醇朱伟:收购青酒集团并未落定
贵州醇并购事件落定,能成为“全国第三大酱酒产能企业”吗?
贵州醇的万吨并购大计,遇上茅台镇的整合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