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销量、争上市,造车“二梯队”要抢“蔚小理”风头

哪吒、威马们,正在拼命“赌”一个未来。

文|连线出行 周雄飞

编辑|子夜

高处不胜寒。

本周,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新能源车企都交出了各家2月的销量数据,其中“蔚小理”三家虽已被公认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头部玩家,但从上月销量来看,仅有理想稳坐销量榜首位,蔚来和小鹏双双被二梯队玩家哪吒反超。

2022年2月国内造车新势力销量前四排名,数据来源于公开数据,连线出行制图

“蔚小理”在月度销量上被二梯队玩家超越的情况,其实从今年1月就已开始。当月小鹏和理想分据销量一、二位,而蔚来却被哪吒反超掉出前三,哪吒以11009辆占据当月销量第三位。

除了哪吒汽车之外,同为新能源二梯队的零跑等车企,虽然没有反超“蔚小理”,但也从去年11月紧随其后,并以三位数的同比增幅进一步向第一梯队冲击。

面对这一情况,以至于业内对蔚来和小鹏的遭遇发出了开头那样的感叹。反观哪吒、零跑等二梯队新能源车企,除了与“蔚小理”拼销量,还在争夺率先上市的机会。

去年9月,威马宣布会进行约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由于这轮融资的投资方有李嘉诚和何鸿燊两大家族背景,这一消息也在彼时被业内看做是威马赴港上市的前期准备。

再到去年年底,哪吒汽车也被曝出正式启动了赴港上市的计划,对此哪吒表示“不予置评”。今年1月,证监会网站公告了零跑汽车上市的进度,上市地同样是瞄准港交所。

而到了本月,鲜有发声的高合汽车也被彭博社曝出其正在考虑最早于今年在香港上市,对此高合相关人士表示肯定。

一边是拼销量,另一边纷纷谋求上市,在这些动作的背后,其实是哪吒、零跑等二梯队新能源车企在“赌”未来。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曾认为,2023年将进行新一轮洗牌;连线出行此前也在多篇文章中认为明年将会是新能源战场下半场的开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还未上市、仍落后于“蔚小理”的哪吒、零跑们需要在新一轮洗牌之前,争取到更多的优势。

但这条“赌”未来的路,既会是机遇、同样也会有诸多挑战。

01 在销量上挑战“蔚小理”

造车新势力2月销量的竞争格局,出现了较大的变化。

先来看蔚来、小鹏和理想三家头部车企。理想单凭理想ONE一辆车以8414辆的成绩继续稳坐销量榜首位,同比增长了265.8%;而对于蔚来和小鹏而言,上月的销量分别实现了6131辆和6225辆,同比增长分别为9.9%和180%,与理想有着2000多辆的较大差距。

而在当月,处于二梯队的哪吒汽车打破了“蔚小理”对于销量的统治地位。

据公开数据显示,哪吒汽车2月实现销量为7117辆,同比增长达到了255%。从销量来看,哪吒一举超越了蔚来和小鹏,仅次于理想,排在了当月销量榜的第二位,而昔日销量霸主的蔚来却被挤出了销量前三。

对于2月销量的颓势,蔚来传播高级总监兼公关总监马麟把原因归结为“春节假期工厂停工”和新车型ET7样车、展车和试驾车的制造。“蔚来ET7将于3月28日开始交付,大家可以期待ET7的表现了。”

蔚来ET7,图源蔚来官微

上月销量同样表现失利的小鹏,也在发布销量成绩后第一时间就销量表现做了说明。小鹏官方表示,2月销量下滑主要是因为2022年1月底至2月初春节期间工厂停产,以及对小鹏肇庆基地开展技术改造。

一般而言,每年的1-2月由于有春节假期的影响,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能源车企的销量都会有所下滑,以至于在业内看来,蔚来和小鹏上月销量下滑,属于正常现象。

但就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除了理想汽车还保持着销量高增长之外,更需要关注的是,造车新势力二梯队车企们同样也实现了销量较高的增长。

除了登上2月销量亚军的哪吒汽车之外,同为二梯队车企的零跑汽车,虽然受到了芯片短缺、春节假期等因素印象,上月销量仅实现了3435辆,但同比增长却达到了447%,甚至超越了理想的同比增幅。

根据以上几家新能源车企的上月销量表现,在业内看来,哪吒和零跑为代表的新势力二梯队车企正在向“蔚小理”发起挑战,而这样的挑战从去年10月就已开始。

“金九银十”,是汽车行业对各车企在每年9月开始冲击销量的俗称,也正因如此,在去年10月造车新势力们对于销量的竞争可谓是无比激烈。当月,小鹏以突破万辆的成绩夺得销量榜第一的位置,哪吒以8107辆的成绩位居第二,理想以7649辆落后哪吒位居第三。

而对于前一个月还处于销量榜首位的蔚来,在当月仅实现了3667辆的销量成绩,由此不仅掉出了销量前三,而且还被威马汽车超越,最后只能居于第五,而位于第六的零跑与蔚来的差距仅有13辆。

2021年10月国内造车新势力销量前六排名,数据来源于公开数据,连线出行制图

对于这一大幅下滑,蔚来官方对连线出行的解释是“由于受产线调整影响,产能会很快恢复正常。”

当月,由于哪吒反超了蔚来和理想,来到了亚军位置,就连被认为“掉队”的威马都超越了蔚来,这一销量格局的变化一度成为了业内及外界竞相讨论的热点话题。

去年最后两个月,造车新势力们的销量竞争重新回到了“蔚小理”统治前三的格局下。不过从这两月销量的同比增幅来看,哪吒和零跑对于“蔚小理”的威胁还在。

哪吒汽车两月的销量分别为5628辆和10127辆,同比增长了372%和236%;零跑汽车的销量分别为5628辆和7807辆,同比也都实现了236%和368%的增长。反观“蔚小理”三家,仅有小鹏在11月实现了270%的同比增长,蔚来和理想两月销量的同比增长都没有超过200%。

这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去年全年销量的比拼上。

去年全年,“蔚小理”三家车企在销量上纷纷突破9万辆大关,分别实现了91429辆、98155辆和90491辆,凭借这一好成绩,蔚来、小鹏和理想依旧稳坐着销量的前三位。

在它们身后,哪吒以69672辆排在销量榜的第四位,威马和零跑也都实现了突破4万辆的大关,分别达到了44157辆和43121辆。这三家虽然在销量上与“蔚小理”有着较大的差距,但从同比增长来看,却是另外一番场景。

“蔚小理”去年销量同比分别增长了109.1%、263%和177.4%,相比之下,虽然威马仅实现了96.3%的同比增长,不如“三兄弟”的表现,但哪吒和零跑却实现了362%和320.04%的同比增长,远高于“蔚小理”。

2021年全年造车新势力销量同比增幅情况,数据来源于公开数据,连线出行制图

而到了今年1月,哪吒再次挺进月度销量“前三甲”之中。

当月,小鹏和理想销量双双突破1万辆大关,分别实现了12922辆和12268辆,分居造车新势力销量榜的第一和第二位。而在第三名的争夺上,哪吒以11009辆夺得,蔚来只能以9652辆的销量再次掉出前三名。再到上月,哪吒更是超越了蔚来和理想,来到销量榜的亚军位置。

这样来看,从去年10月开始,处于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哪吒和零跑们就开始向处于第一梯队的“蔚小理”发起冲锋和挑战。通过之后的事实,也可以证明“哪吒们”取得了一些成绩。

对于哪吒和零跑们而言,对于“蔚小理”的追逐还在其他方面同样进行着。

02 向上市发起冲锋

一众新能源车企,已聚集在港交所门前。

本月,据彭博社报道,国内电动汽车品牌华人运通正在考虑最早于今年在香港上市,拟募资不超5亿美元的资金,IPO事宜与瑞银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对此消息,华人运通旗下高合汽车相关人士向第一电动网透露,即将启动A轮融资,随后将赴港上市。

这也是高合汽车首次宣布会进行IPO,此前其创始人丁磊曾明确表示“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 A、B、C、D 数轮的投资。”

相比之下,其他造车新势力对于登陆资本市场这事,表现得更为积极一些。

2018年,在创始人李斌的带领下,仅4岁的蔚来顺利挂牌纽约交易所,成为了美股上市的第一家中国电动汽车企业。两年后,小鹏和理想也前后脚相继登陆了美股,一时间“蔚小理”齐聚美股的消息成为众多媒体竞相报道的大新闻。

蔚来美股上市,图源蔚来官微

或许是看到“蔚小理”由于上市,被推到了备受瞩目的镁光灯下,身处二梯队的哪吒汽车坐不住了。

就在小鹏和理想上市的同年7月,在宣布启动C轮融资后,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勇随即向媒体宣布了冲击科创板的计划,“在完成C轮融资后,哪吒汽车也将正式开始科创板IPO。”

这一消息一经传播后,哪吒汽车很快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以至于业内给其贴上了“科创板造车第一股”的标签。在这样大量流量和关注的簇拥下,科创板上市一下子成为了更多二梯队车企的首要任务。

2020年11月底,零跑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吴保军透露道,零跑汽车计划于2021年下半年提交IPO文件,争取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在科创板上市,并且在IPO之前进行一轮融资。

两个月后,随着上海证监会发布了一份有关威马汽车上市辅导完成的公告后,不仅证实了此前就已传出的“威马会在科创板IPO”的传言,也让业内知晓了威马科创板上市的野心。

哪吒、零跑和威马彼时虽然有上市的计划,但进程却比“蔚小理”更为艰难一些。

去年4月中旬,据新浪财经报道,威马汽车的科创板IPO进程被暂缓,原因是在上市材料审查中发现了不少问题,被质疑科技含量不足、研发投入营收占比不高和持续亏损等。

威马方面虽然很快对此做出辟谣,表示“威马正在科创板政策收紧下进行IPO排队,上市时间未定,科创板上市情况请以上交所公示为准。”但这之后,与其科创板上市相关的消息再无任何透露。

图源威马汽车官微

与威马相似的是,哪吒和零跑虽然早已宣布科创板上市的计划,但此后同样也没了任何消息。在业内看来,哪吒、零跑与威马同属于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威马受到的阻碍,哪吒和零跑大概率也会经历。

“虽然科创板上市门槛较低,但是对于企业的科创属性要求较高,如果企业没有较强的核心技术竞争力,比如专利申请的数量、大量的研发投入等等,很难通过科创板的审查。”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腾讯科技表示。

对于“哪吒们”在研发和科技实力方面,连线出行曾在《吉利、威马科创板上市遇阻,哪吒们还有机会吗?》一文中进行过详细阐述,并认为这几家虽然在研发方面有所布局,但与特斯拉、小鹏等头部车企相比,没有太多竞争力。

一边是科创板上市受阻,另一边看到了理想和小鹏在去年双双在港交所二次上市。由此,哪吒、零跑们的“上市梦”再次被点燃。

就在理想和小鹏相继港交所的两个月后,威马汽车宣布其将预计获得约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其中D1轮融资由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参与领投,需要注意的是,这两大领投方的身后其实站着的是李嘉诚和何鸿燊两大家族。

由于领投方来头不小,再加上都有港资背景,在彼时业内看来此次有李嘉诚、何鸿燊两大家族参与的融资,或许是在为威马赴港上市做着准备。连线出行在《李嘉诚、何鸿燊家族投资威马汽车,能撑起各自的野心吗?》一文中做过详细描述。

到了去年年底,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哪吒汽车正在考虑香港首次公开募股,筹资金额约10亿美元,保荐人分别为中信、中金、摩根士丹利及UBS。对此消息,哪吒表示“不予置评”。

无独有偶,今年1月据中国证监会官网披露,已接收来自零跑汽车的《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审批材料。这就意味着,零跑已经放弃了科创板上市,转而盯上了港交所上市。

零跑提交上市审批材料,截图自中国证监会官网

而到了本月,鲜有发声的高合汽车也宣布了自己港交所上市的计划,一时间港交所成了二梯队车企眼中的“香饽饽”。

“哪吒、零跑目前会选择在港交所上市,也不意外。一方面,科创板对于上市企业,尤其是新能源车企的业绩及科技属性的审查依然很严格,另一方面随着瑞幸事件的发生,想要在美股上市也变得不容易。由此,港交所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常年关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人陈潇对连线出行解释。

需要承认的是,哪吒、零跑等车企虽然身处二梯队中,但也十分繁忙,不仅要与“蔚小理”拼销量,还要互相争夺上市的机会。而在这些动作的背后,其实是在“赌”各自的未来。

03 “哪吒们”能赌出未来吗?

哪吒、零跑们在二梯队中待得太久了。

如果从成立时间来算,哪吒、威马、零跑相比于“蔚小理”并不算晚。2014年,随着特斯拉Model S在国内市场登陆后,哪吒与蔚来、小鹏等车企相继成立起来,成为了国内第一批新能源造车企业。次年,威马和零跑也相继在上海和浙江成立。

威马在造车老将沈晖的带领下,在公司成立的16个月后就上市了首款车型——威马EX5。由于起步较快,威马彼时还与蔚来、小鹏被业内视为最有实力的新能源车企。

但这之后,随着多起车辆自燃事故的发生,让整个市场开始质疑威马产品的安全性,以至于其销量很快开始下滑,再加上蔚来、小鹏和理想旗下产品的上市,让威马的优势开始出现衰落迹象。

与威马相比,哪吒、零跑虽然成立也很早,但在起步上却慢了下来。

哪吒2014年就已成立,但到了2018年才拿到了由工信部颁发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正因为这样,哪吒汽车的首款车型N01于当年方才上市;零跑也在成立后的第四年才通过与长江汽车合作,拿到了造车资质上市了首款车型S01。

高合汽车,同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之一,更是在2017年才成立,而旗下首款车型HiPhi X于2020年9月才上市。

高合HiPhi X,图源高合汽车官微

无论是起步较快的威马、还是晚起步的哪吒、零跑和高合,都随着特斯拉、蔚来、小鹏和理想的快速崛起,肉眼可见地一步步跌落至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中。

连线出行曾在《新能源汽车第二梯队:前景光明还是夹缝中生存?》一文中对于威马、零跑等车企如何掉落至第二梯队中做过详细的描述,在此不再赘述。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有更多消费者愿意接受新能源车型,在这样的背景下,哪吒、零跑等新能源车企虽然已身处于在二梯队中,但在前两年也可以分到行业的几杯羹。

但需要注意的是,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洗牌还在进行。

去年年底,何小鹏曾面对央视专访时表示,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从春秋时代向战国时代过渡,他还补充道,2023年开始行业会进行新一轮的洗牌。与此同时,业内也渐渐有了一个共识——新能源造车的下半场即将到来,而这个时间点或许就在2023年左右。

业内会有这样的认知,并不意外。

在去年底举行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21年度媒体沟通会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对媒体表示,明年底新能源汽车财政部补贴将彻底退出,这也意味着已经持续了12年新能源政策红利,将在2023年正式退出。这也意味着,如果不发生变动,明年也将是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最后一年。

美团CEO王兴曾做过一个业内熟知的预测,他认为未来国内车企的格局会是“3+3+3+3”,其中造车新势力最后也只会留下三家,或许是“蔚小理”三家。

结合上述事实,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随着2023年新能源汽车行业下半场洗牌的开始,大概率会再淘汰一些车企,直至最后留下一至三家新能源车企形成稳定格局。

正因如此,今年就成为了下半场的“前夜”,同时也成为了哪吒、零跑们为未来下注最后的机会。再来看哪吒、零跑和威马等二梯队车企拼销量和争上市等动作,就变得合情合理,因为只有做到这些后,才会拥有“赌”未来的筹码。

但它们想要真正“赌”出未来,却不容易。

首先来看上市这方面。对于上市,李斌曾在蔚来美股上市后坦言“上市,就是为了融资”。而对于哪吒、威马寻求上市,在业内看来,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根据此前所披露的上市辅导文件,可以看到威马汽车的业绩数据并不可观。据数据显示,威马汽车自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依次为1487.2万元、7.2亿元、17.8亿元以及16.8亿元。

威马汽车2017-2020年1-9月盈利情况,截图自威马汽车辅导工作总结报告

相比于营收的逐年增长,威马汽车的净亏损却在逐年大幅增加。据数据显示,其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净亏损依次为16.96亿元、24.53亿元、36.08亿元以及36.49亿元,粗略估计威马汽车不到四年已累计亏损达到114亿元。

与威马相似,哪吒汽车也身陷亏损之中。据合众汽车股东360集团财报透露的哪吒汽车业绩显示,2020年度哪吒汽车实现营收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6.32亿元,净亏损6.93亿元。

这就意味着,哪吒汽车在一年半时间中,合计亏损就达到了20亿元。零跑和高合虽然至今还未公开其业绩数据,但从威马和哪吒的颓势,也可以预见到日子同样不好过。

按照哪吒、零跑等车企所公开的现有信息来看,这些车企很大概率都会选择港交所上市,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未来成功上市,也很难对它们的现状有太大的帮助。

“港股上市,虽然会比科创板在监管方面宽松一些,但并不代表没有监管,尤其像新能源车企为代表的科技股方面,监管力度日渐增加。假如威马、哪吒们顺利在港上市,对于它们盈利表现、发展情况的监管只会多不会少。”陈潇这样说道。

此外,陈潇还表示,相比于美股和沪深股市,港股估值较低、流动性比较差,这也意味着威马们或许之后想要融资依然比较困难,还需要通过其他手段来进行融资。

除了难找钱之外,哪吒、威马们的品牌力薄弱也是需要它们关注的一大问题。

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蔚小理”三家车企各自独特的品牌定位也逐渐凸显出来:小鹏通过率先量产激光雷达车型,站稳了性价比和科技智能化;理想通过“没有续航焦虑”的增程式和家庭用车的方式也抢占了一片高地;蔚来更是通过砸钱,抢占了用户服务至上的心智。

但对于威马、哪吒和零跑等品牌,连线出行通过与多位业内人士交流,对方均未给出对于这些车企的明确品牌认知,甚至认为“品牌定位不清晰”,由此更不用说品牌力的向外延伸和消费者对此的认知。

内部问题之外,哪吒们还需要面对更多的外部压力。

“新能源汽车赛道上已有的玩家会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优势和盈利能力,为下半场提前做准备;对于新加入的玩家,也会通过高举高打来争抢到更多的优势,为之后的洗牌做准备。基于以上两方面,今年的新能源汽车战场将会更加激烈和残酷。”国内某头部车企研发负责人孙浩对连线出行表示。

如今,哪吒、威马和零跑等二梯队车企已拿着筹码坐上了牌桌,准备为各自的未来“赌”一把,虽然前景并不明朗,但它们必须要这样做。毕竟要想在下半场洗牌中不被淘汰,就需要让自身具有更多价值和优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潇、孙浩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新能源风口拉升汽车销量,背后众多纠纷剪不断理还乱
新能源汽车混战2021:新势力“筑墙”、老玩家加速、大厂争做“跨界之王”
新能源汽车第二梯队:前景光明还是夹缝中生存?
富士康想为车企代工,有多少实力抢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