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战投、冲上市、频发声,广汽埃安的急与困

野心很大,突围却难。

文|连线出行 墨白

编辑|周雄飞

广汽埃安,最近有些高调。

近日,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广汽埃安A轮引战增资在广州联合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与此同时,其还宣布股份制改造工作正式启动。按照广汽埃安规划,本次股改完成后将会择机上市,目标将会是国内A股科创板。

广汽埃安增资公示,图源广州联合产权交易所官网

此消息被传播报道后,一时间成为了行业内外关注的焦点。如果这一切实现,广汽埃安就会成为“新能源科创板第一股”,而此前像威马、零跑等新能源车企也相继冲刺科创板,但均已折戟。

对于这一报道,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广汽埃安并不缺钱,而是要通过融资的方式积极参与到资本市场的竞争中,侧面提升品牌的影响力”。

为了提升影响力,寻求科创板上市之外,广汽埃安的部分高管也想通过“语惊四座”来达到目的。

本月中旬,在第十九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杭州峰会上,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勇公开对华为进行吐槽,表示在与华为合作时无法议价。更早之前,广汽埃安母公司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也在公共场合对与宁德时代的合作进行吐槽,并表示“自己在给宁德时代打工。”

一直以来,新能源车企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是公认存在分歧的,但并没有把矛盾放到台面上,直到肖勇和曾庆洪两位大佬的吐槽,让车企与供应商的矛盾公之于众。

除了吐槽华为和宁德时代等大厂外,广汽埃安的目标还有同赛道的“蔚小理”。今年3月底,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提出了广汽埃安的目标,就是“要把现在的‘蔚小理’变成‘埃小蔚’”,同时表示要站到整个行业的前列。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把矛头对准了理想汽车、计划将其超越,并坐到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中。此话一出,几乎瞬间引爆了整个新能源造车圈,众人纷纷进行讨论。

从要超越理想、与蔚来和小鹏稳坐第一梯队,到毫不避讳地对宁德时代和华为吐槽,再到目前寻求成为“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这些高调动作的背后,都反映了广汽埃安的困局。

广汽埃安作为广汽集团所打造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其自2017年成立后经过5年的发展,目前产品的销量表现较好,但就产品影响力来看,整体品牌定位不仅已处于中低端定位中,同时旗下产品也没有表现出“1+1>2”的增长趋势,因此广汽埃安自然想提升自身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中的影响力和地位。

那广汽埃安,能否实现冲进行业前列的野心?

1、广汽埃安,急于提高影响力

广汽埃安正在为登陆A股市场做准备。

上周,广汽埃安A轮引战增资项目在广州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根据规定符合条件的的投资者可于正式挂牌期间8月26日至9月23日报名参与增资,进场摘牌。

按照广汽埃安的规划,此次引战增资的募集资金会被重点用于新产品开发、新一代电池、电驱研发及产业化建设、智能驾驶、智能座舱、能源生态及产能扩建等核心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布局。

本次广汽埃安A轮融资将稀释15%的股份,引入不超过70家战略投资者。本次增资项目拟公开募集资金总额:每一元新增注册资本认购价格不低于13.23元,单一投资人投资金额不应低于1亿元。

广汽埃安股改公告,截图自公告

经过对资产评估价格、可比公司估值、投资者意向等因素进行综合考量后,广汽埃安认为自身A轮投前估值约为850亿元,融资150亿元后,投后估值预计将会超过1000亿元。

“广汽埃安引入战略投资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巩固自身在产业链上的地位,加强与合作伙伴的关系和链接。因此在对战略投资方的选择上,会优选对接在三电、智能网联、自动驾驶领域相关的企业。”古惠南对证券时报透露道。

与推进战投同步进行的,还有广汽埃安的股份制改造。本月25日,广汽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同意旗下广汽埃安以2022年5月31日为基准日,整体变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制改制后,广汽集团持股比例保持不变。

据广汽埃安方面透露,本次股改完成后,其会择机上市,上市目标地选择在国内科创板,想要成为“新能源汽车科创板第一股”。

需要注意的是,广汽埃安为了推进自身的上市,早在去年底就开始准备。

去年12月初,广汽集团曾发布一封公告,表示旗下广汽埃安会进行资产重组,按照重组方案,广汽埃安不仅会吸收广汽研究院及纯电新能源领域的研发人员,同时还会接收广汽集团及其研究院的相关资产。

除了人员和资产之外,广汽埃安在重组中获得来自其广汽集团74.07亿元的现金增资、以及广汽乘用车35.57亿元的生产设备等实物资产增资。

古惠南彼时也介绍道,重组完成后会在今年全面完成股份制改革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之后择机上市。就目前来看,广汽埃安的上市进程是在进一步推进中。

在广汽埃安试图通过寻求上市和引入战投,在资本市场上获得影响力的同时,其也在通过更为直接的方式来引起行业内外对其的关注。

上月下旬,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曾庆洪当着数百位行业人士的面,毫不留情地对为广汽埃安“供电”的诸多电池供应商们进行了一番吐槽,在他看来目前动力电池的成本依旧占据新能源汽车的40%乃至60%,并且还在不断增加,由于电池成本的增加,导致了众多整车厂不赚钱。

说罢这些,曾庆洪将矛头对准了宁德时代,表示“自己做车企,感觉就是在为宁德时代打工”,并表示希望国家层面可以加强对电池行业的监督和引导。

正当行业内外对于曾庆洪的这一高调举动回味之时,到了本月中旬,在第十九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杭州峰会上,肖勇也开启了“吐槽模式”,他表示在与华为合作时基本没有议价权,言外之意或许在暗指华为与车企合作时太过强势。

把宁德时代和华为列为吐槽对象之外,已站在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蔚小理”也成了广汽埃安的靶子。

今年3月底,在广汽集团年报发布沟通会上,冯兴亚在对业绩进行一番说明后,颇为高调的说道“广汽埃安的目标,就是让‘蔚小理’变成‘埃小蔚’”,换言之就是想把理想汽车踢出第一梯队。

这一高调言论被广泛传播后,不仅引发了整个行业对其的讨论,同时也有声音认为广汽埃安虽然没有明说,但就提出的“埃小蔚”来看,其目标也许想超越蔚来和小鹏。

其实像这样的口号,广汽埃安已不是首次喊出。早在2020年,广汽埃安就已喊出了“要干就一定要成为行业前三甲,甚至成为第一”。再来看其两年后的口号,野心依然很大。

广汽埃安的这些动作,都是急于为了提升自身在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中的影响力。而这背后,或许是广汽埃安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已经“失声”已经太久了。

2、难突围的广汽埃安

如果了解广汽埃安的发展情况,可以知道这一品牌是被仓促创立的。

2017年,广汽集团遭遇到了一个困境——旗下曾一度被视为爆款的传祺GS4,其销量增幅在当年突然出现了下滑,实现销量为34万辆,仅比前一年增长了1万辆。

次年,这一车型的销量颓势更为明显。在当年,传祺GS4不仅没有实现销量的增长,反而下滑至24万辆。由于销量支柱车型的表现不利,广汽在2018年经历了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同比增幅放缓的影响。

为了改善自身的增长困境,广汽在那两年开始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进行布局。

2017年7月,广汽集团斥资450亿元计划建设世界级的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这其中广汽埃安成为最为重点的项目。这一新能源品牌在创立之初,就被广汽集团称为是其新能源汽车业务发展的重要载体。

或许是看到了一些传统车企为了追赶新能源潮流,以“油改电”模式来做产品,最后无法得到市场欢迎的现实后,广汽埃安自成立就抛弃了“油改电”的模式,打造了纯电专属平台和制造工厂,为之后的发展做准备。

从产品研发和面世的速度来看,广汽埃安属于较快的。在品牌成立的两年后,其就上市了旗下的首款车型——AION S。作为首款新能源车型,AION S被定位为一款紧凑型车,售价为13.98万元-20.58万元,试图以较低售价来打开市场。

事实证明,这一战略是有效的。到了2019年底,AION S这款车型就实现了32493辆的销量成绩,凭借这一成绩这一车型也顺利进入了当年国内新能源车型销量榜的前十位,位列榜单的第七位。

AION S首战告捷后,广汽埃安为了获得更多的销量,由此在2020年相继推出了AION V和AION LX两款车型,与AION S不同的是,之后推出的这些车型均属于新能源SUV定位,其中AION V为紧凑型新能源SUV、而AION LX属于中型新能源SUV。

广汽埃安会做这样的产品调整,在业内看来也不意外,因为SUV车型更加符合国内消费者对于车辆定位的喜爱,正因如此,像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新能源车企推出的首款产品基本都是SUV车型,这背后都是为销量考虑。

或许是有了AION S车型上的成功,广汽埃安对于AION V和AION LX两款车型的销售也逐步放弃了“以价换量”战略,而是向更高售价的中高端市场发起冲击。其中前者的售价区间为15.96-23.96万元,后者为22.96-34.96万元。

然而,到了2020年底,广汽埃安并未获得想象中更多的销量。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新能源车型销量排行前十中,特斯拉Model 3、宏光MINI EV和欧拉R1分别以137459辆、112758辆和46774辆占据当年销量榜的一至三位,广汽埃安虽然凭借AION S,以45626辆占据了排名的第四位。

而对于广汽埃安在当年重点推出的AION V和AION LX,则没有进入前十排名中,前者在当年全年实现了11173辆,后者更是仅实现了2733辆,此外这两款车型在当年的SUV细分赛道销量排名中也均不占优势,处于“失声”处境中。

看到这一产品表现悬殊的状态后,广汽埃安在2021年上海车展上又推出了一款新车型AION Y,以试图解决这一尴尬局面。“AION Y,一定会成为爆款,月销量至少5千辆。”广汽埃安副总经理肖勇曾这样公开表示。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很骨感。据连线出行查阅销量数据可见,AION Y自上市后截至2021年底,仅在当年9月、11月和12月实现了月度销量突破5000辆的目标。

也正因如此,到了2021年底广汽埃安依然没有实现“1+1>2”的目标。当年国内新能源车型销量排名中,五菱宏光MINI EV、特斯拉Model Y和特斯拉Model 3以395451辆、169853辆和150890辆分居一至三位。

与此前一样,在当年这份销量前十排名中,广汽埃安依旧以AION S一款车型进入前十位,且仅以69219辆排在第十位。这也意味着,截至2021年底广汽埃安旗下已有AION S、AION V、AION LX和AION Y等款车型,但除了AION S之外,其他车型在市场中基本没有多少声量。

这样的销量颓势,也延续到了今年。

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能源车企销量前十排名中,广汽埃安虽然以102852辆排在销量榜的第五位,但如果从车型销量排名来看,广汽埃安旗下还是只有AION S一款车型进入今年上半年新能源车型销量前十,其他车型依旧无缘前十排名。

2022年1-6月新能源车型销量前十排名,数据来源于乘联会,连线出行制图

由此可以看出,广汽埃安虽然自2017年就已成立并很快推出产品,但就产品销量表现看,其已连续多年处于“一款车型打天下”的困局之中。基于此,面对比亚迪、特斯拉等拥有多款良好销量表现的车企,广汽埃安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没有多大优势。

在产品一端无法走通后,广汽埃安为了改变自身“失声”的困境,只好把希望寄托于寻求上市和频繁发声的方式。

3、广汽埃安,拿什么冲进行业前列?

冲击科创板上市,应该已被广汽埃安视为冲击行业前列的重要一步。

放眼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蔚小理”已被视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玩家,而它们能做到这点,不仅是因为随着销量的增长获得了行业影响力,同时也因为这三家车企都已实现了上市。

这就意味着,广汽埃安想要在整个行业中获得优势,也需要登陆资本市场来吸引更多的关注。不过,广汽埃安没有像“蔚小理”选择美股或者港股为上市首选地,而是选择了更难上市的国内科创板。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认为,广汽埃安会选择科创板上市,主要是考虑了如果只是在港股上市,优势不会太明显,毕竟港股上市的车企已有很多,而在科创板上市,可以作为先行者进入这个市场占据优势。

连线出行此前曾在多篇文章中讨论过科创板的上市环境,由于其对于上市企业、尤其是车企的盈利能力和科技属性很看重,因此让威马、吉利以及恒大汽车等车企均止步于此。

相比于威马,恒大汽车而言,由于广汽埃安背后有着广汽集团和国资企业的支持,再加上广汽埃安也在近两年积极布局动力电池、智能驾驶等领域,来提升自身的科技属性,因此在张君毅看来,广汽埃安应该是有备而来,再加上科创板目前为整车企业上市可能会开设绿色通道的情况下,其上市会有一些机会。

但广汽埃安的财务情况同样需要关注。据广汽埃安递交的审计报告来看,其2019-2021年营收分别实现为52.34亿元、76.1亿元、172.65亿元。

营收逐年增长的同时,其净亏损也在逐年扩大,三年亏损分别为6.21亿元、6.88亿元、13.89亿元,三年总计亏损为26.98亿元。这一连年亏损的现实也有可能为广汽埃安的上市增加一个不确定因素。

即便广汽埃安未来可以实现登陆科创板,在业内看来其想要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占据优势,也有着诸多风险。

首先来看销量方面,按照乘联会数据,2021年广汽埃安全年实现销量为12.02万辆,凭借这一销量其在去年新能源车企销量前十排名中也拿到了第五名的成绩,表面来看确实在销量上甩开了“蔚小理”、吉利和奇瑞等车企。

但需要注意的是,广汽埃安的销量存在着一定的“水分”。

简单说,就是其公布的这些销量,并不完全来自于C端的消费者市场。据电动公会统计,2021年广汽埃安总销量中43%来自B端销售市场,其中销量支柱AION S在B端贡献销量的比例达到了63.01%,AION Y和AION V的B端销量则达到了20.33%和2.58%。

广汽埃安旗下这些车型的B端市场以网约车市场为主。其中,隶属于广汽集团的如祺出行成为广汽埃安等车型的主要投放企业,据连线出行观察,如祺出行的网约车车型中大部分为AION S,另外还有GE3 530,广汽丰田雷凌双擎等车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