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老三”提价难,不提价也难

泸州老窖在产能问题上并不迫切,因此提价更多需要考量需求和市场供给间的关系。

文|阿尔法工场

五粮液(000858.SZ)提价了,泸州老窖(000568.SZ)还会远吗?

白酒板块最近走势如火如荼,和行业涨价预期有关。一来贵州茅台换帅之后直接带起了行业的涨价预期;另一方面五粮液的涨价落地,对行业价格指引效应十分明显。

同时有消息称,茅台给传统经销商12月份额外增放800吨茅台酒,打款价1479元/瓶。董事长丁雄军已邀请有关经销商“恳谈”,谈话内容与茅台涨价有关。

消息虽尚未被证实,却也从侧面说明了涨价已经“箭在弦上”。

由于零售价指导价间超高的价差壁垒,以及产能稀缺性,茅台的涨价理由似乎足够多。但“茅五”之后,同为高端白酒龙头的泸州老窖又会打出怎样的牌?

01 老窖产能测算

分析白酒行业,重点应聚焦在产能上,高端白酒更是如此。对于泸州老窖来说,国窖1573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要分析国窖的提价可能性,首先需要分析其产能情况。

对于国窖的高端酒产能,报表中并未直接说明,但通过官方口径和公开数据也可略知一二。这里从泸州老窖的窖池分析入手。

窖池是泸州老窖的核心资产。

30年以上窖龄被称为老窖池,可用作生产国窖的优质基酒。(虽然国窖官方宣称国窖生产使用的是百年以上窖池,但这些老窖池不足以支撑国窖百亿以上营销规模,使用百年以下窖池生产已经不是秘密)。

据统计,当前老窖共拥有10860口窖池,百年以上的老窖池为1619口,几乎垄断了全国浓香型名酒企业90%以上的老窖池。

另外还拥有百年以下窖池8467口,包括50年—100年的窖池5381口,30年左右的窖池3086口。

接下来就是计算国窖1573产量了,尤其是极限产能,从而判断是不是也存在类似茅台或者五粮液产能增长受限问题。

窖池优质基酒产能的计算方法为:窖池大小(立方米)*每立方米投入粮食量(吨)*优质酒出酒率*4(一年生产4轮)*窖池数量(个数)。

目前窖池数量已经知晓,现在就剩下窖池大小、每立方米投入粮食量和优质酒出酒率三个变量。

1959年出版的国家原轻工业部组织编制的《泸州老窖大曲酒》中提到,窖池平均容积约为10m3,每立方米投粮110kg到120kg。同时技术进步使得耗粮量减少。

据华创证券研究显示,当下1立方米投入粮食量约为0.08吨。

计算优酒率时,著名白酒专家熊子书曾在《中国第一窖的起源与发展》(《酿酒科技》杂志2001年第2期)一文中提到:“30年窖池名酒出酒率20%,50年以上酒窖出酒率40%,百年以上出名酒率能达60%。”后面通过技改等手段出酒率只高不减,所以暂且先按杂志所列数据算。

按照上述优质基酒计算方法,得出国窖基酒产能为11971.2吨。

另据此前泸州老窖官方说法,国窖极限3000吨的基酒产能(跟统计的百年以上基酒产能出入不大),成品酒5000-6000吨计算,30年以上窖池优酒的基酒成品酒为19952—23942.4吨,这是当下国窖的极限产能区间。

未来随着技改数据可能还会扩大。

而当前国窖产能肯定是不能支撑快速增长的,2020年国窖销售额就已经达到了130亿。130亿什么概念?对应多少销量?

2020年8月国窖出厂价从850元提升到890元,由于2019年底国窖就已经将出厂价提升至850元,所以2020年全年出厂价按中间价875元计算,1吨52度白酒大约将近2160瓶(详细计算请看本号文章五粮液提价,卡位茅台尴尬了自己?),130亿营收对应销量7081吨,早已突破了此前官方公布的产能上限。

而十四五期间官方计划国窖营收将达到300亿,即便考虑到涨价因素,现有产能仍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要想达到目标必须要扩充至少一倍以上产能。

很显然老窖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2019年通过发债,融资40亿资金用于技改项目(二期),目的就是“腾笼换鸟”,将生产中端产品的老窖池置换出来,专注生产国窖1573基酒。

2020年财报显示,技改项目已经完成,投产后将新增年产优质固态纯粮白酒10万吨、酒曲10万吨和储酒38万吨的生产能力。很显然这部分新增产能将用于生产原来置换出来的中低端白酒。

因此可得知,就目前国窖的产能状况,随着腾出来的老窖池产能逐步释放,至少未来十四五期间不会面临产能瓶颈,供应紧张问题。

02 想提价,没那么简单

“茅五”提价很大程度上归结为产能问题,但老窖在这个问题上并不迫切,属于重要但不急迫象限。提价更多需要考量需求和市场供给间的关系,而控货挺价则成为老窖常用手段。

国窖的价格采取对“茅五”的追随策略,然因茅台段位太高有些遥不可及,且茅台提价影响因素十分复杂。因此策略会更多偏向五粮液,所以五粮液的提价对老窖“触动”会很大。

此前泸州老窖定价“紧贴”五粮液,五粮液出厂价889元,泸州老窖便设定为890元。但这次还能实现贴身对标吗?

现实很骨感。据安信证券研究显示,五粮液前段时间批价已经超越1000元。即便近期有所回落,仍在970元附近,国窖批价却是在900元上下徘徊。

批价是白酒行业最能反应市场供求的直观指标。而批价正是制约泸州老窖提价的直接原因。

据财信证券研究显示,国窖全年回款任务(计划内)基本完成。9月底国窖销售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接单,四季度经销商打款主要按照计划外价格950元进行,以控货挺价为主。

这也就解释了老窖三季度业绩大涨的原因了。

对于涨价老窖似乎早有预谋,三季度完成全年计划内配额。可以认为是老窖产品持续热销,但也无形中体现了老窖主观意志。

四季度计划外配额按950元执行,暗含测试市场需求的含义。在四季度五粮液提价背景下,计划外价格也与五粮液也拉近了一些差距。

因此下一阶段老窖的重点工作任务就是涨价,但从批价情况看还有些差强人意。

目前五粮液提价到969元,且在提价之前批价就已经突破千元关口。根据老窖的价格跟随策略可猜测,国窖很大概率也会提价到这个点位,但目前批价还在900附近。

如果价格不能及时跟上,甚至还会有掉队的风险。所以从批价角度来看泸州老窖的管理层还是有点“焦急”的。

虽然批价形成涨价制约,但提价仍存在可能性。这点主要体现在终端市场价上。

国窖建议零售价同五粮液一样为1399元,但即便考量了正品因素,建议零售价与官方渠道及其它经销渠道,最终成交仍存在折价情况。

以天猫京东电商为例,泸州老窖官方渠道终端成交价(包括折扣)在1150—1180元区间,其它渠道则在1000—1100元之间,官方渠道成交量明显多于其它渠道。

其它经销渠道价格折价明显拉大,可能是老窖对一些经销商实施的优惠力度比较大。

从终端价格角度看,提价存在预期。但渠道终端利润短期可能会被压缩,面临和五粮液一样的情况,甚至比五粮液还要严重一些,如果强行提价可能会出现渠道串货倒挂的情况。

受批价和终端成交价、渠道利润的影响,国窖虽然存在提价预期,但进度可能要比想象中来的要慢。

03 提价的业绩影响

泸州老窖近期在资本市场表现惊艳。

从9月底跳空涨停(由于计划内全年配额停货)脱离底部到现在,已有50%以上涨幅,似乎是在提前反应提价的利好影响。而提价对泸州老窖业绩影响如何?能否支撑当前估值水平?

国窖1573是泸州老窖的“扛把子”毋庸置疑,但其它中低端酒类近年来没有贡献,甚至还有些“拖后腿”。

老窖在2020年以来将中档酒和高档酒在财报中合并。销售价格150元以上的,包括国窖1573、老窖特曲、窖龄酒等统称为中高档酒,中低端则指的是泸州老窖头曲、二曲等150元以下的酒。

2020年财报显示中低端酒营收22.1亿,同比下降32.41%,2021年中报的中低端酒营收9.8亿,仅增长7.51%。而终端次高端的特曲窖龄酒受规模限制,所以营收净利增长还得靠高端的国窖带动。

计算国窖的业绩要从销量和价格综合分析。

根据前面计算得知,国窖2020年销量7081吨,营收130亿,占全年营收166.53亿的78.1%。

按泸州老窖全年营收、归母净利前三季度增速毛估的20%、30%计算(四季度按计划外950执行,考虑到冬季节前旺季,五粮液已经提价,四季度可能会超预期可能,这两个数字保底),2021年全年可营收199.84亿,归母净利77.88亿。

对应的国窖2021年销售额为156.07亿,按照2021年890元出厂价,每吨约2160瓶计算,2021年国窖销量为8118.5吨,同比增长了14.65%。

假定国窖2022年出厂价提价幅度为8.9%,销量按2021年14.65%增速计算,提价后将直接增加利润15.88亿,相对于2021年全年至少增长20.39%。

若国窖每年仍按14.65%增长直至达到产能上限,考虑到特曲、窖龄酒等腰部品牌受益消费升级提价情况,以及近年来如高光、泸州老窖1952等新品市场的培育推广,未来优质酒资源不断集中,2022年给出30%甚至35%以上增速都没问题。

官方给出的国窖300亿十四五目标,2020年到2024年复合增速23.25%,与上述计算结果差距不大。

看泸州老窖近年来动态估值走势,35.35倍估值平均值成为“水平线”。

老窖从9月下旬的36倍上涨至12月9日收盘的44倍,按照30%—35%潜在业绩增速计算,50倍以上需要业绩继续超预期才可以维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一季度火力全开,白酒股究竟发生了什么?
泸州老窖市值蒸发两千亿,10086口老窖池要讲什么资本故事?
高端白酒“涨”声一片,泸州老窖准备好了吗?
白酒大跌,还能卷土重来吗?